文史哲

大众文艺

“忠”“义”难两全
——论水浒人物的悲剧命运
冯丽萍 (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
摘要:在水浒主题论争中,“忠义”说为广大读者所接受,并 成为水浒精神的代名词。《水浒传》所写宋江起义的故事题材源于历 史真实,里面不仅涉及的事件繁多,而且人物形象各异,要透析小说 中人物命运,需要以历史为参照,以文本为基础,这样才能揭示水浒 “忠”与“义”思想之间难以整合的矛盾,文章拟在忠义价值观指导 下来观照水浒人物的边缘化生存状态及其悲剧命运,并力图作进一步 研究。 关键词:水浒传;忠义;悲剧命运

广西南宁

530006 )

《水浒传》以史载北宋末年宋江三十六人起义故事为原型, 经过宋元时代说唱艺人的加工,文人的润色渲染,敷衍出一百零 八好汉啸聚山林,抗拒官府,最终全伙受招安的悲剧结局。从零 散的水浒故事到《水浒传》成书,其间经历了漫长的过程,这说 明《水浒传》的创作深深植根于社会历史土壤。历来读者为水浒 英雄的忠义思想折服,为人物的悲剧性毁灭扼腕叹息时,都会思 考造成英雄悲剧命运的原因。如果从社会历史的视角,分析作者 在特定历史背景下塑造的特定阶层的悲剧人物,这些问题就能迎 刃而解。

一、“忠”“义”的历史文化内涵与文本内涵
张岱年《中国文化概论》指出:“中国文化是以家族为本 位的宗法集体主义文化,在其发展过程中形成了‘家国一体’的 格局,社会组织主要是在父子、君臣、夫妇、长幼之间的宗法原 则指导下建立起来的。”①中国文化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严密的 宗法伦常关系场域。所谓“场域”,是指“在各种位置之间存在 的客观关系的一个网络或一个构型。”②在中国古代社会里,这 个场域就是宗法社会人际交往网络,它是一定社会制度和社会文 化的产物。“三纲五常”是这一场域里社会角色间从事交往行动 的规则指南,它规定了社会组织的秩序原则。“三纲”之“君为 臣纲”对应的社会规范是“忠”。“忠”的内涵在传统文化中有 一个演变过程。忠君思想最早是由孔子提出来的,“君使臣以 礼,臣事君以忠”,“诚心以为人谋谓之忠,故臣之于君,有诚 心事之,亦谓之忠。”③随着封建君主专制的日益强化,君主 论被推向极端,至宋代发展到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”的绝 对境地。“五常”之“义”本意是“宜,适宜”的意思,《释 名》:“义,宜也,制裁事物使合宜也。”儒家对“义”的含义 作了道德化的限定,把“礼”作为“义”的标准,把凡是符合 “礼”的规定,服从或有利于宗法等级秩序规定的思想言行称之 为“义”。 传统的儒家“忠义”观发展到水浒时代,在小说文本中,它 注入了哪些新鲜内涵呢?19世纪法国史学家泰纳提出文学作品社 会历史研究的“三元素”说,他认为,时代是文学发展的“后天 动量”。时代指种族的文化传统在一定阶段或时期的情形,包括 政治、宗教、哲学、艺术、社会心理等。这是种族特性与环境得 以在其中发生影响的“印有标记的底子”。④促使《水浒传》忠 物、抒写性灵,包罗万象,无所不被涉及,显得绚丽多彩;或骈 或散,或雅或俗,轻捷灵活,拘一格,看似漫不经意,但仔细体 会,却隽永意长,耐人寻味。特别是在小品文的创作中,突出表 现了创作的自由活泼、天真率直和形式简单通俗,内容清新雅 丽。正如他所言,他的创作是:‘信手而出,信口而谈。’”[6] 细看晚明小品文,无论是文体特征、艺术功能,还是研究 章法、句法、语言风格,都无一丝拟古意识。即使文中有涉及古 代小品或前人佳作,也绝不主张套用成法,因袭守旧。更多的是 自出心裁,独运匠心。论起晚明小品文,就其表现艺术而言,几 无“文家三尺”之说。真是“不拘格套”“信腕信口,率成律 度”。这一切莫不与袁宏道的文学主张与文学创作有关,正是因 为他的不懈努力,才使得晚明小品文能够尽翻窠臼,自出手眼,

义观形成的也有特殊的时代因素。小说所展现的是一个内忧外患 的时代,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,与北方少数民族政权间的民族矛 盾,是小说的历史政治背景。宋代繁荣的经济发展促使市民阶层 扩大,加上土地兼并现象严重,一部分人脱离土地,游离于政治 经济体制之外,成为游民,形成了特定的游民文化,这是时代的 精神、心理领域的状况。这些时代因素使《水浒传》“忠义”思 想具有了特定的文化内涵。 全本《水浒传》第五十五回说:“忠为君王恨贼臣,义 连兄弟且藏身。不因忠义心如一,安得团圆百八人。”⑤显然 “忠”有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“忠君”观念。九天玄女授予梁山 群体的法旨“替天行道为主,全仗忠义为臣,辅国安民,去邪归 正”,这是梁山的政治纲领,是一切“忠义”之行的指南。这里 的“忠”意味着拥护宋王朝的爱国精神,“义”包含着“保境安 民”、“扶弱济贫”的民本思想。由于“朝廷不明,纵容奸臣当 道,谄佞专权,布满滥官污吏,陷害天下百姓”,因此,梁山 英雄要替上天行道义,就必然要和朝廷作对,“替天行道动刀 兵”,这种“义”就背离了儒家之“义”的范畴。 梁山之“义”脱胎于中下层社会的江湖意识,是乱世社会里 的侠义。司马迁《史记?游侠列传》对“侠”给予了高度评价: “救人于厄,振人不赡,仁者有乎;不既信,不倍言,义者有取 焉。”在《水浒传》中,这种侠义的表现分为两种类型:一是江 湖上的公义,即施恩不图报,只因义气相投而慷慨解囊,救人困 厄。江湖好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充满行侠仗义的英雄豪气。二 是社会上的正义,即人们对善的崇尚。如鲁提辖拳打镇关西,解 救金氏父女,而自己被官司追捕。这表现了中下层人民对被欺压 者的同情,以及希望有更强大的人替无权无势的弱小群体摆脱受 人欺凌的处境的愿望。从社会道德角度来考察这种侠义行为,可 以产生“观风俗,知厚薄”的教育感化的效果。小说为我们提出 了一种新的伦理道德观,它少了儒家传统道德伪善的说教,多了 对弱势群体直接的生存关怀,反映了中下层民众在社会困境中互 相扶助、患难与共的温情,由此我们可以窥见那个时代的社会精 神与文化心理。

二、水浒人物的边缘化生存状态
西方文学向上仰望天空,浸润着神的旨意、宗教的虔诚,关 注的是形而上的意识层面,而中国文学则向下俯视苍生,关注的 是形而下的现实社会人生,它使中国文学自发端就有现实主义的 倾向。《水浒传》的成书过程就是一个社会文化、精神、心理的 积淀过程。来自社会下层的江湖艺人和民间文士,在作品的形成 和传播过程中关注现实的同时,也融入个人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 使作品深深打上了世俗人生的烙印。 宋代国力衰微,北宋时期辽和西夏经常侵扰边境,宋王朝无 力抵御,对外敌一贯采取卑逊态度:赔款、割地、称臣。在对内 的冗官、冗兵、冗费问题上也无力扭转。这一系列的重压都加到 老百姓身上,从而引起内乱不断,朝廷在尽力镇压的同时采用招抚 出离于时代模拟风习之外,促成了晚明小品的勃兴与发展。所 以,袁宏道之于晚明小品文可以说是功不可没。
参考文献 [1]袁宏道.袁宏道集笺校.叙小修诗[M]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1 [2]李贽.李贽文集.童心说[M].北京: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,2001,5. [3]袁宏道.袁宏道集笺校.识张幼于箴铭后[M]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 社,1981. [4]庄子,王先谦注.庄子集解.渔夫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54. [5]郑元勋.媚幽阁文娱[M].上海:上海杂志公司,1936. [6]雷建平,浅论袁宏道的文学创作及其影响[J].兰州学刊,2002(2); 80-81

119

大众文艺
的办法。所以鲁迅先生说:“‘若要官,杀人发火受招安’,这 是当时的百姓提取了朝政的精华的结语。”⑥基于这样的社会现 状,水浒人物即想通过一种特殊的途径,改变自己的历史命运。 小说从高俅发迹起笔,奠定了“乱自上作”的叙事感情基 调。从“王教头私走延安府”到“林冲雪夜上梁山”,“自古权 奸害忠良,不容忠义立家邦”的社会现状披露无疑。鲁迅先生 说:“宋代外敌凭临,国政弛废,转思草泽,盖亦人情。”⑦梁 山义军中很多成员都是朝廷官吏,却为权奸所害不得不脱离主流 社会而沦落为盗。第六十五回,宋江用好言抚慰索超道:“你看 我众兄弟们,一大半都是朝廷军官。盖为朝廷不明,纵容滥官当 道,污吏专权,酷害良民,都情愿协助宋江,替天行道。若是将 军不弃,同以忠义为主。”梁山群体为主流社会所弃,走上了边 缘化的生存道路。 小说中有这么一段话:“宋江这伙,旗上大书‘替天行 道’,堂设‘忠义’为名,不敢侵占州府,不肯扰害良民,单杀 贪官污吏,谗位之人。只是早望招安,愿与国家出力。”这段话 出自燕青之口,反映了梁山群体以“忠义”为本,啸聚山林只是 出于无奈,“权借水泊避难,专等朝廷招安”。他们怀着共同目 标与黑暗官府对抗,代表着社会被压迫的下层人民的利益,成为 一支正义的力量。《老子》有言: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益不足; 人之道则不然,损不足而奉有余。”⑧替天行道即是将富人的余 财拿来救济百姓,对社会财富的分配进行调整。水浒时代恰是无 天道的时代,社会普遍实行的是“损不足而奉有余”,统治阶级 靠压榨下层民众来聚敛财富。在“做稳了奴隶”的封建时代,统 治阶级靠残暴、专制手段统治下民,人民遭受种种压迫与虐待而 忍气吞声,不敢反抗,只有梁山“悲歌慷慨之士”,生存于下层 社会,深谙民众疾苦,以他们的勇力智谋来替天行道。 中国古代官民对立严重,官吏利用手中权力,肆意剥削黎民 百姓,涂炭生灵。第十五回中,阮家兄弟向吴用解释为什么官府 不敢征剿梁山泊的几个强人时就说:“如今那官司一处处动弹, 便害百姓。但一声下乡村来,倒先把百姓家养的猪、羊、鸡、 鹅,尽都吃了,又要盘缠打发他!”梁山队伍仗义疏财,救困扶 危。他们虽劫财,但劫的是不义之财,虽掠府,但却不忘博施济 民。好汉们但凡攻城掠府,都是“所过州县,秋毫无犯”。好汉 们抄扎官府钱粮,也要将部分财物分给百姓。他们“单杀贪官污 吏、谗佞小人”,“惟诛国蠹去贪残,替天行道民尽安”。他们大 都“忠于君王恨贼臣”,虽啸聚山林,却不忘“瞻依廊庙”。然 而,即使他们只反贪官不反皇帝,忠于君国,大行义举,但他们毕 竟动摇了朝廷统治地位,朝廷几次三番派大军征剿,三大佞臣更是 恨不能食其肉而寝其皮,因而他们屡屡遭受大规模围剿而面临着生 存的威胁。在邪不压正的道义力量取得胜利后,他们受“忠”的 价值观念驱使而接受招安,为平定辽国入侵而义勇当前,但招安 后,他们仍然是主流歧视、排挤和打击的对象,仍然被视为贼寇 而全无尊严。全本第八十三回,朝廷在征辽前犒劳三军,厢官肆 意克扣御赐酒肉,在被质问后大骂义军为剐不尽、杀不绝的贼, 梁山泊反性尚不改。宋江迫于军纪,于陈桥驿滴泪斩小卒。无论 梁山群体如何忠诚于国,大敌当前,“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 归”,依然无法改变他们蒙受的贼寇恶名和屈辱的社会处境。

文史哲
随,誓不相舍,全得宿太尉力举征辽才得以保存兄弟之义。为报 答皇帝宽宥,他们忘生报国,万死不辞。征辽过程中,军士不辞 劳苦,众头领身先士卒,平定辽国后,又挥戈指向方腊、田虎、 王庆。全本第一百一十回“燕青秋林渡射雁”,宋江以雁之仁义 而比兄弟之情,不忍损坏雁之“义”,恐兄弟如雁亡般离散。众 头领睹物伤情,各怀悲戚。这里饱含着征战之苦与对存亡命运的 担忧,这个历经百战的队伍的前途已经笼罩着一层悲凉的迷雾。 自古有诗云“战士军前半死生,美人帐下犹歌舞”,“飞鸟尽, 良弓藏;狡兔死,走狗烹”,这些义士只能成为腐败王朝的无辜 牺牲品。 在对“忠”“义”的抉择关乎生命存亡的情况下,众兄弟 出于深重义气,即使看透了朝廷的态度,深知前途灰暗,也愿生 生死死跟随宋江以全忠。李俊和童氏兄弟为宋江远征方腊九死 一生后,不辞而别;武松单臂擒方腊,不图回报;鲁智深讨方 腊,也是为了帮宋江全忠尽节,所以讨平方腊后,鲁智深对宋江 说:“洒家心已成灰,不愿为官,只图寻个净了去处,安身立命 矣。”效忠的结果是每打一仗便折几个兄弟,仗打完了,兄弟们 也死得差不多了,活着的也心灰意冷,寄身化外,洒脱江湖。 “生生相舍,世世相逢,永无阻断”的兄弟义气和代表着社会正 义的力量彻底地被“忠”所瓦解。梁山队伍为全忠而义毁人亡兄 弟离散后,仍然无法为统治阶级所容纳。宋江在被朝廷赐死后仍 不改忠心,“宁可朝廷负我,我忠心不负朝廷”。维护了“忠义 清名”。 “小说的意义在于它的对‘真确价值’的寻求,因为社会 的衰变(无序)隐藏了本质的真实,而个体的人也处于这种衰变 之中。他以个体的身份将无法承担拯救这衰变的责任,他必须在 群体精神中找到守持真确性的源泉。”⑩据此可知,《水浒传》 的意义就在于揭示“病态社会中的不幸的人们,意思是在揭出病 苦,引起疗救的注意”。⑾水浒人物在那个衰变的社会,以“忠 义”观为理念承担起拯救这衰变的责任,试图改变这无天道的社 会现状,给中下层社会里困厄的人们以人性的关怀。然而,在制 造庸人的主流话语压迫下,英雄的诞生只能以悲剧告终。在“做 稳了奴隶的时代”,只有丧失反抗精神的顺民才得以苟延残喘。 “悲剧最能使我们生动地感受到人生最阴暗的一面,揭示 邪恶者的得意、无辜者的失败和命运的无情以及到处可见的罪恶 和痛苦。”⑿水浒人物的命运悲剧显示了社会黑暗势力的强大以 及某种根深蒂固的力量,生存其间的个体生命无法挣脱这张命运 的天罗地网。这是时代的悲剧,是社会的悲剧!然而,大悲剧作 家席勒曾经说过,“悲剧不是人生最高的价值”。我们看到了这 悲剧,认识了这悲剧,便会转而去寻找生命的力量,为改造这社 会,战胜这悲剧而奋斗,这就是水浒人物悲剧命运的深刻启示。
参考文献 ①张岱年.中国文化概论[M].北京: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,2004: 273 ②[法]皮埃尔 ? 布迪厄,[美]华康德.实践与反思[M].北 京:中央编译出版社,2004:133 ③[清]刘宝楠.论语正义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90:10 ④泰纳.艺术哲学[M].北京:人民文学出版社,1963:239—240 ⑤施耐庵,罗贯中.水浒传[M].长沙:岳麓书社,2004:441 ⑥鲁迅.鲁迅全集(第六卷)[M].北京:人民文学出版社, 1982:286 ⑦鲁迅.鲁迅全集(第九卷)[M].北京:人民文学出版社, 1982:145 ⑧老子.老子[M]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9:18 ⑨伍蠡甫.西方文论选(下卷)[M].上海:上海译文出版社,1979: 237 ⑩邱运华.文学批评方法与案例(第二版)[M].北京:北京大学出 版社,2006:22 ⑾鲁迅.鲁迅全集(卷四)[M].北京:北京大学出版社,1982:512 ⑿朱光潜.悲剧心理学[M].北京:人民文学出版社,1983:137 作者简介 冯丽萍(1984—),女,湖北孝感人,广西民族大学硕士研究 生,研究方向:古代文学。

三、损义以全忠的价值选择与人物悲剧命运
泰纳在论述文艺创作的环境因素时说:“某些持续的局面 以及周围的环境、顽强而巨大的压力,被加于一个人类集体而起 着作用,使这一集体从个别到一般,都受到这种作用的陶铸和塑 造。”⑨中国整个封建时代,儒家正统思想都在人们价值观念中 占据统治地位,已经成为一个集体无意识的存在。梁山群体“身 在水泊,心在朝廷”,身为盗贼而心存忠义。儒家正统忠义思想 渗透进他们的意识中,并在思想深处实现了完全内化,这种思想 促使他们心存家国理想,主流社会三纲五常的文化范式亦在心目 中深深扎根。当宋江完成了一百单八好汉大聚义后,第一要义就 是众兄弟对天盟誓,“但愿共存忠义于心,同著功勋于国”,决 不可“各人存心不仁,削绝大义”,否则“天地行诛,神人共 戮”。他殚精竭力地经营梁山基业,就是为了谋求发展,为自己 和众兄弟寻求一个报效国家,封妻荫子,青史留名的出路,立身 的忠孝观念使宋江等人开始谋划终身事业。 受招安后,朝中权奸恐宋江等势力壮大,威胁自身利益, 于是寻机倾轧。枢密院上奏,欲分散宋江军兵,各归原所,消灭 这股庞大势力以绝后患,这是灭义之举。梁山众头领决意生死相

120


相关文档

更多相关文档

论裘德的悲剧命运
论杜十娘悲剧命运的成因
论晴雯悲剧命运的成因及意义
论海岩小说中人物悲剧命运的成因
论史湘云的人格魅力及其悲剧命运
论杜十娘悲剧命运需要完整论文
论_德伯家的苔丝_中苔丝悲剧命运产生的原因
论老舍小说中人物悲剧命运形成的原因
论古希腊悲剧的命运观及悲剧精神
_水浒传_的忠义思想与招安悲剧结局
论_水浒传_的受招安及悲剧结局
_水浒传_中梁山好汉的悲剧命运解读
浅析窦娥的悲剧形象
浅谈窦娥的悲剧原因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