辨法法性论释


辨法法性论释/1

辨法法性论释
世亲论师 造 益西彭措堪布 译

梵语云:达磨达磨大布别嘎支得 藏语云:秋秋尼南巴结巴哲瓦 汉语云:辨法法性论释 译礼:顶礼不败出有坏! 不败慈尊知世间,如言执实乃迷道, 摄集经教造此论,合掌礼敬我上师。 从诸师闻受此法,其论句简义甚深, 尽己所能于每句,稍许解释而造论。
【由知何永断, 有余所应证, 欲辨彼等相, 故我造此论。 】

“由知何永断,有余所应证”者,即分别宣说 具 杂 染相 的有 法与 具清 净 相的 圆满 转依 所显 的 法 性。 “欲辨彼等相”者,其义并非于异体之境辨别。 最后一句易解。

辨法法性论释/2

【 此等一切,二类所摄,谓法与法性。 】

前颂说“欲辨彼等相” ,为何只辨有法和法性而 不辨其他?或者,是否此二者已摄尽了一切法? 答:并非在诸所诠法中只取此二法宣说。那是 什么呢?因为佛所安立的蕴界处等任何法均已统摄 于此二类中。何以故?为有法与法性所摄故,蕴界 处等若归纳, 即是此有法与法性二者。 论中 “此等” , 代指所有教法, “一切”指此等教法的意义,此外的 法或者为此所摄或者不存在故。
【 法表生死,法性表三乘涅槃。 】

如是已宣说无差别后,若问:何者为何所摄? 此 提 问者 必定 不知 此处 只 是由 轮回 和涅 槃分 别 而 已,因此论中说“法安立生死” ,其中,法具有杂染 故,即是自性轮回,如论中说“法安立” 。此外, “法 性安立三乘涅槃”者,涅槃是三乘所证故,说为三 乘涅槃;是三乘亦是涅槃故,说为三乘涅槃。此中 法性,由具有转依之相,故说其所摄涅槃是由法性 所安立。

辨法法性论释/3

【 如所显现二及名言虚妄分别, 是为法相。 无而现者, 是为虚妄;分别者,谓于一切无义,唯计度耳。 】

生死和涅槃如是以有法与法性安立,然尚未说 明彼等体相故,若问:如何是这尚未了知的有法的 体相? 为宣说其相,论云: “如所显现二及名言虚妄分 别,是为法相。 ” “如所显现二及名言”者,即显现 二取及名言,此中,所取能取的有事——色与眼等, 是“显现二” ;依此二取起种种名言,是“名言” ; 由假立自性及差别施设的所依体性故,是“虚妄分 别” 。 “是为法相” ,即此有法的体相已无倒无余宣说 究竟。 此处,虚妄的释词,即论中说“无而现者,是 为虚妄。 ” 何以故?此法非实有故。 分别的释词为 “分 别者,谓于一切无义,唯计度耳。 ” “于一切无义” 者, 即如显现般的自性全然不成立故; “唯计度” 者, 唯有错乱显现故。有法体相已宣说究竟。
【 无能取所取能诠所诠差别之真如,是为法性相。 】

法性体相,即“无能取所取能诠所诠差别之真

辨法法性论释/4

如,是为法性相。 ”意即:无有能取所取的差别,及 无有能诠所诠的差别,乃是真如,也就是法性的体 相。无差别者,依次离二性、离言说故,法性中无 有差别,即说此为无差别。若说此是所取、彼是能 取,或者此是所诠、彼是能诠,如是二取和能诠、 所诠实有,则成了有差别。然而真如中本来无有彼 等故,是为无差别之真如。 “是为法性相” ,即法性 之相已无倒无余宣说究竟。

上来所说有法的体相为:
【 无而显现故错乱,是杂染之因,如现幻象等,不见 有亦尔。无与现中随缺一种,则错乱、不错乱、杂染、清 净皆不随转。 】

“无而显现故错乱,是杂染之因”者,由于本 无所有而显现,故是无而显现。应知,无而显现故, 彼者唯一是错乱,由此也是杂染之因,执著错乱后 将会产生三种杂染故。 若问:何者是无而显现呢?答: “如现幻象等” 。 即如幻师所变的大象、珍宝、谷物等,并非如显现 那样存在,如是,现而非真实的虚妄分别也是无而

辨法法性论释/5

显现的。 此外, “不见有亦尔”者,即本有的二无我不显 现故,也是错乱。比如垒成人形的石垛和似人的影 像,前者有而不现,后者无而显现,即是错乱的体 相。此是于世间所见的错乱之相。 若疑:为何不承许“无”和“现”中的一者为 无呢? 论中说: “无与现中随缺一种, 则错乱、 不错乱、 杂染、 清净皆不随转。 ” 倘若仅有 “无” 而没有 “现” , 则由无显现故,不成立是错乱, “无”本住于无性、 无错乱故;若不成立错乱,则不错乱也不成立,不 错乱是以错乱为前提故;由此应成杂染无有,杂染 以错乱为因故;再者,若无错乱,则清净也不成立, 清净是以杂染为前提故。因此,若不成立此,则无 勤任运亦当解脱,但这显然与现量相违。 或者,如果承许仅有“现”而没有“无” ,则由 不成立“无有”故,不成为错乱,显现的体性于真 实中成立、非错乱故。若无错乱,如前所说,其余 也不成立,由此,士夫修行的功用成为无意义故, 与理相违。实际上,即便按世间常识,也会对别别

辨法法性论释/6

成立的石垛和人影安立错乱之名。 有法之相——“如所显现二及名言”及法性之 相——“无差别之真如”宣说究竟。
已说有法与法性之相,今问:有法与法性应承许为 一体,还是异体?答:
【 二者非一非异,以有无有别及无别故。 】

“二者”指有法与法性,不承许其为一体性及 异体性。何以故?有与无二者有别及无别故。 首先,不承许有法与法性二者是一体。为何这 样说呢?由有和无具有差别而说故。法性是有、有 法是无故,二者具有有与无的差别,如何能承许为 一体? 再说二者非异, 何以故?有与无二者无别体故。 如 何 无别 体呢 ?法 性仅 仅 是以 无有 此有 法而 安 立 故,即以无有所取等的差别而安立故。如是“有法 与法性非一非异”宣说究竟。
【 由六种相通达法为无上,谓相、成立、非一异、所 依共、不共、悟入显现能取所取而无实事。相及成立、非 一异者,如略标说。 】

辨法法性论释/7

既然如是非为异体,若问:如何通达此有法, 或者如何方成善通达? 为此,论中说: “由六种相通达法为无上” ,即 由以下六相宣说,谓相、成立、非一异、所依共、 不共、悟入显现能取所取而无实事。其中,相、成 立、非一异如略标说,即应知此三者如略标时所说, 为体相、成立与非一非异性。体相者,如所显现二 及名言虚妄分别,是为法相;成立者,无与现中随 缺一种,则错乱、不错乱、杂染、清净皆不随转; 非一异者,二者非一非异,有与无有别及无别故。
【 诸于何流转,彼为所依?谓有情及器世间。器世间 如共所了,有情世间有共不共。胎生、名言、摄受、治罚、 功德、过失,互为因故,更互增上,故名为共 。 】
1

所依者,论中说: “诸于何流转,彼为所依?谓 有情及器世间。 ” 即流转者有情和流转处是有法的所 依,能依及所依体性的有事分别是有情世间和器世 间。此中, “器世间如共所了” ,诸有情各自的相续 中均生起显现彼者之识故;另一者为有情世间,论
1

颂本中还有饶益、违害二法。

辨法法性论释/8

中说: “有情世间有共不共,胎生、名言、摄受、治 罚、功德、过失,互为因故,更互增上,故名为共。 ” 所谓共同,胎生、名言、摄受、治罚、功德、过失 是别别相续诸所有者,更互生起显现此等之识,由 增上性互为因故, 称为 “有情界共同” 。 本来只说 “互 为因故”即可,但又强调说增上缘 2,应知其必要是 为了遣除以所缘缘 3为因。
再者,如何为不共呢?答:
【 依、了、业、乐、苦、死、生、缚、脱,由不共故, 名为不共。 】

此中, “依”即阿赖耶识,由彼所现的诸了别习 气依止于彼故, “了别”即转识 4, “业”即善、不善 及无记,其余应依论文了知。此中“依”等,因为 是非色身、是别别所知故,并非别别相续中更互显 现识的生起之因故,称为有情界不共。

增上缘:四缘之一,对于生果能增强势力,如眼等五根对于生起自果 眼等五识能增加效力,名增上缘。 3 所缘缘:四缘之一,能使心识生成境相,谓缘声、色等外境而后生起 心识,名所缘缘。 4 转识:直接向外照了各自对境而不反身向内之识,如眼识等。
2

辨法法性论释/9

问:以身语业的能表为因,会互相生起显现它 的了别,为什么不归属在上述的“名言共同”中? 答:虽然身语能表可归属于名言共同中,但此 处“业的了别”并非如此,即是由以它而知道善不 善性的业之自性而显示的,如是显彼之了别,并非 相互生起显彼了别之因,因此身语业的了别唯一是 不共。
【 共现似外所取者, 即能取识, 离识无别义, 以共故。 】

欲悟入无有所取能取显现,须先悟入所取显现 无有,论中说: “共现似外所取者,即能取识,离识 无别义,以共故。 ”何以故?显现器世间的了别唯是 各自相续中生起能取了别故,若要安立能取了别, 除此正显现器世间的识之外, 无有单独的能取了别。 其实,此人的能取了别并非彼人的境界,为何如此 呢?因为所谓“共同器世间的了别” ,实际唯是各自 相续中生起显现彼相的了别故,各自的了别互不相 同,无法成为他相续的境界,因此没有所谓的共同 义。有情界共同的所取了别也由此而遣除。

辨法法性论释/10

【 不共他心等识为所取者,其等引非等引识亦互非等 境,以于非等引前,现自分别故;于等引三摩地行境中, 亦现彼影像故。 】

论中说: “不共他心等识为所取者,其等引非等 引识亦互非等境。 ”何以故?“以于非等引前,现自 分别故” 。即于非等引时,唯一由自己的分别心显现 所取而成为自了别境,故他心等并非自识的所境。 此外, “于等引三摩地行境中,亦现彼影像故” 。何 故呢?等引中的了别所起的境相实际也只是定境行 相,由此了知他心非境。既然如此,由自了别性也 是境界故,除自识之外无有成为外境义。由此无故, 所取显现也无有。
【 若现似所取非有,则现似能取亦成立非有,故善成 立能取所取现而非有,无始等起善成立故,二取非有亦善 成立。 】

论中说: “若现似所取非有,则现似能取亦成立 非有, 故善成立能取所取现而非有。 ” 何以故?以 “无 始等起”善成立故。何者不认识真如无而显现二取, 即是颠倒因,也即是无始等起,是故成就无始等起。

辨法法性论释/11

由善成立故,即无有所取能取显现,以二种颠倒非 真实故,由此也无有二取显现。从何处了知呢?论 中说“二取非有亦善成立”故。当知, “二取非有” 也由见到生起和二取相反的识而能了知。何者如是 了知,即是于有法无上悟入。
上文已说悟入有法,今当解说法性之悟入。 【 由六种相通达法性是为无上,谓相、依处、抉择、 触证、随念、悟达彼自性。相如略标说;依处谓一切法与 契经等十二分教一切句身;抉择谓依大乘经如理作意所摄 一切加行道;触证谓为得正见故,以见道现量加行亲证, 领 受 真 如; 随念 谓 如触证 为 除 彼垢 之菩 提 分所摄 一 切 修 道;悟达彼自性谓无垢真如,于一切种唯真如现,此即转 依圆成实。 】

论中说“由六种相通达法性为无上” ,即由以下 六相宣说,谓相、依处、抉择、触证、随念、悟达 彼自性。具体为: 体相:论中说: “相如略标说。 ”即无能取所取、 能诠所诠差别的真如是法性的体相。 依处:论中说: “依处谓一切法与契经等十二分

辨法法性论释/12

教一切句身。 ” “一切法” 指色等, “十二分”指契经、 应颂等,由此二者说为依处,是约杂染及清净所摄 而言。 抉择:论中说: “抉择谓大乘经如理作意所摄一 切加行道。 ”所谓“一切” ,即闻思修所安立,依此 而作抉择故。 触证:论中说: “触证谓为得正见故,以见道现 量加行亲证,领受真如。 ”所谓触证,也可说亲证领 受, “亲证领受”即亲证并领受。此领受应如何安立 呢?以现量道理。何为现量?即从领受真如的角度 而言。 随念此触证之义故,论云: “随念谓如触证为除 彼垢之菩提分所摄一切修道。 ”此中,由见道无间的 修道,即是所谓的“随念” 。通达此已证得之道而随 念故,能令彼现前。又此目的何在?“为除彼垢” , 即由修真如故,为断除应断之余垢。 随念无间为悟达彼自性故,显示此者,论云: “悟达彼自性谓无垢真如,于一切种唯真如现,此 即转依圆成实” ,意即,由修道断尽所余障垢故,真 如离垢时,由究竟道于一切种唯一显现真如,由远

辨法法性论释/13

离一切垢故,成为唯一真如的体性故,如是唯此为 境,即是“悟达彼自性” 。此即是成立究竟转依,由 彼悟达本性故。从见道等时已具有转依,唯此为究 竟,一切垢染无余尽断故。
【 由十种相通达转依是为无上,谓通达自性、物、补 特伽罗、差别、所为、所依、作意、加行、过患、胜利。 】

若问: 如何通达转依, 且如何方成为无上通达? 论中说: “由十种相通达转依是为无上。 ”即依 十相宣说,谓通达自性、物、补特伽罗、差别、所 为、所依、作意、加行、过患、胜利。
【 通达自性,谓无垢真如,不现客尘,唯现真如。 】

其中,初者通达自性,谓无垢真如,不现客尘, 唯现真如。意为:客尘不现而显现者唯有真如,真 如已成为无垢,此即转依之自性。何人如是遍知, 即是于自性无上通达。
【 通达物,谓共器识真如转依,契经法界真如转依, 不共有情界识真如转依。 】

辨法法性论释/14

通达物者,论中说: “通达物,谓共器识真如转 依,契经法界真如转依,不共有情界识真如转依。 ” 转依之物, 即三种真如转依, 是依(身语意)的差别, 也是依果的差别,即由显现、教诫、遍示现果不同 故。
【 通达补特伽罗,谓初二真如转依是佛菩萨者,后亦 是声闻独觉者。 】

通达补特伽罗者,论中说: “通达补特伽罗,谓 初二真如转依是佛菩萨者,后亦是声闻独觉者。 ”其 中, “通达补特伽罗,谓初二真如转依是佛菩萨者” , 非余者所得,由不共故; “后亦是声闻独觉者” ,也 是诸佛菩萨所得故,说为共同。
【 通达差别,谓诸佛菩萨有严净土差别,法身、受用 身差别, 获得化身差别, 以得普见、 教授、 自在有差别故。 】

通达差别者,论中说: “通达差别,谓诸佛菩萨 有严净土差别。 ”意即,庄严净土唯诸佛菩萨具有, 非声闻众所有,由此可显示高下故。 论中又说: “法身、 受用身差别, 获得化身差别,

辨法法性论释/15

以得普见、教授、自在有差别故。 ”其中,得普见有 差别者,当知依于一切所知种类得现于前;得教授 有差别者,由宣说诸多甚深、广大稀有法门,不可 思议故;得自在有差别者,由获得成办有情事业的 无碍神通等不可思议功德故。当知此等如其次第来 自所得法身、受用身与变化身。
【 通达所为,谓宿愿差别,说大乘法所缘差别,于十 地中加行差别故。 】

通达所为者, 论中说: “通达所为, 谓宿愿差别, 说大乘法所缘差别,于十地中加行差别故。 ”即以三 种所为差别故,菩萨转依超胜声缘。三种差别中, 愿差别是依宿愿的差别,即依菩提愿;所缘差别是 依大乘教中所缘的差别,即依靠缘共不共的一切法 及彼等的真如;加行差别是依十地中加行的差别, 即对于为断诸障所修的对治作加行故。
【 通达所依,谓由六相通达无分别智故。由六相通达 者,谓由所缘故、由离相故、由正加行故、由相故、由胜 利故、由遍知故。 】

辨法法性论释/16

转依之所依即是无分别智,以此所依而获转依 故。如何悟入此转依之所依?论中说: “通达所依, 谓由六相通达无分别智故。由六相通达者,谓由所 缘故、由离相故、由正加行故、由相故、由胜利故、 由遍知故。 ”
【 由四相通达所缘,谓说大乘法,于彼胜解、决定、 圆满资粮故。 】

此中, 通达所缘者, 论中说: “由四相通达所缘, 谓说大乘法,于彼胜解、决定、圆满资粮故。 ”即无 分别智的所缘为说大乘法、于彼胜解、决定及圆满 资粮。因为如果缺少任何一者,即不能生起无分别 智故,以此显示一切所缘之悟入。
【由四相通达离相,谓由离所治品、能治品、真如、智 法相故,如其次第,此即显示永离粗、中、细、长随转相。 】

通达离相者,论中说: “由四相通达离相,谓由 离所治品、能治品、真如、智法相故。 ”此中,离所 治品相,即离贪欲等相;离能治品相,即离不净观 等相;离真如相,即离“此是真如”的作意执著相;

辨法法性论释/17

离智法相,即离由诸地修行所证之得相。 论中又说: “如其次第,此即显示永离粗、中、 细、长随转相。 ”此中,所治品相是粗重 (恶取处) 之因,且易了知故,是为粗相;能治品相是彼者的 能对治故,是为中相;真如相为细相,是此外一切 法的能对治故;智法相是修道之果故,当知其为长 时随逐。
【 通达正加行亦有四相, 谓由有得加行、 由无得加行、 由有得无得加行、由无得有得加行。 】

通达正加行者, 论中说: “ 通达正加行亦有四相, 谓由有得加行、由无得加行、由有得无得加行、由 无得有得加行。 ”此中,有得加行是唯识可得加行; 无得加行,即无境可得;有得无得加行,即若外境 无有,此唯识亦不可得,无有所了别境故,能了别 识亦无有;无得有得加行,即由二取不可得故,无 二取可得。
【 通达性相亦有三相,谓住法性故,由善安住无二取 离言说之法性故;无显现故,以二取、言说、根、境、识、 器世间不显现故,此显彼相如经所说无观、无示、无住、

辨法法性论释/18

无现、无了、无依,是无分别智;显现故,由见一切法如 虚空故,见一切行如幻等故。 】

通达性相者,即由三相: 一、住法性故,由善安住无二取、离言说之法 性故,如实见彼者故。 二、无显现故,以二取、言说、根、境、识、 器世间不显现故。意为:二取、言说、根、境、识、 器世间的显现皆成无有,此即是无分别智。 若问:既然如此,此义显示何者呢? 论中说: “此显彼相如经所说无观、 无示、 无住、 无现、无了、无依,是无分别智。 ”此中,以于能取 所取中能所二分别无有故,说为无观;以由言说不 能显示故,说为无示;以不住于眼根等故,说为无 住;以非为所境故,说为无现,无色等境显现故;以 非为了别故, 说为无了; 以非是所依事故, 说为无依。 三、显现故,由见一切法如虚空故,意即一切 能境相尽舍离故;由见一切行如幻等故,意即了知 彼显现无有实体。说“等” ,即指如阳焰、梦等。
【 通达胜利有四相, 谓得圆满法身故, 得无上乐住故,

辨法法性论释/19

得见说自在故。 】

通达胜利者,论中说: “通达胜利有四相。 ”即 “得圆满法身”者,以转依故; “得无上乐住”者, 断有漏安乐及究竟转为彼体性(无上安乐的体性)故; “得见自在”者,证得如所有与尽所有智故; “得说 自在”者,如其所应,显示诸法门故。由无分别智 是能证此四功德之因,故说此智四种功德。
【 通达遍知亦有四相,谓对治遍知故,自相遍知故, 差别遍知故,业遍知故。其对治遍知,谓无分别智是五种 无执之对治,谓执著法、人、变坏、异、损减。 】

此中对治遍知者,论中说: “其对治遍知,谓无 分别智是五种妄执之对治,谓执著法、人、变坏、 异、损减。 ”依论中所说,五种妄执的对治即是无分 别智,如是了知,即是对治遍知。 五种妄执为:本无所有之法执,本无所有之人 执,此二者是妄执胜义中有;本无所有之变化执, 即执诸法有生灭;本无所有之异体执,即执有法与 法性异体;本无所有之损减执,即对法与补特伽罗 之假有也作损减。

辨法法性论释/20

【 自相遍知,谓不作意、超寻伺、寂静、自性义、取 相,离彼五事是此自相。 】

首先,此无分别智者,由无作意分别而成立无 分别自性不应道理,因为若不作意分别即为无分别 智,则婴儿、愚夫等智也应成无分别智。何以故? 彼等于彼分位亦不分别故。 若以超越寻伺为自性也不应理,因为若以超越 寻伺为自性,则修习证入第二禅等住等引者也应成 无分别智。 若以寂静分别为自性也不应理,因为若寂静分 别即是无分别智,则沉睡、麻醉、昏厥等时也应成 无分别智。何以故?彼等于彼时位不分别故。 若由自性为无分别者,则色等境也应成无分别 智。何以故?彼等也无动作故,不分别。 若以执取无分别之相为此智也不应理,因为若 是作意“如是为无分别” 、 “这即是无分别” ,则并未 生起此智,分别且言说无分别的作意实际只是以分 别为行相故。是故应知,无分别智之自相远离这五 种行相。

辨法法性论释/21

【 差别遍知,谓由无分别、非一分性、无住性、毕竟 性、无上,五相差别故。 】

此无分别智以五种差别较声闻独觉为最胜故。 其中,声闻独觉分别涅槃的功德和生死的过患,故 其智体有分别;而且,是一分性,仅缘四圣谛之共 相故;也是有住性,住涅槃故;也非毕竟性,入无 余依涅槃断灭故,如《筏喻经》所说;也是有上性, 有佛智超出其上故。 与彼等相相反,由五种差别,诸佛菩萨的智慧 最为超胜,即由无分别性,不分别涅槃与生死、功 德与过患故;非一分性,如一切所知自相与共相, 能为境界故;无住性,不取涅槃、不舍生死故;毕 竟性,法身常住于无余依涅槃时相续不断故;无上 性,无有超胜此者故。
【 业遍知,谓远离诸分别,给无上安乐,令离烦恼所 知二障,其后得智悟入一切所知相,严净佛土、成熟有情、 给一切相智,五种业差别。 】

此处意为,由此智能作五种业:能令远离一切 分别现行,遮止等起故;能成办无上安乐,证悟所

辨法法性论释/22

知如所有、尽所有,而成办一切最超越的无倒毕竟 安乐故;能远离烦恼、所知二障,正断绝随眠及习 气故;而且,由无分别后得“自相能境智”能悟入 一切所知种类;遍严净佛土,遍成熟有情,亦能给 予一切相智。
【 通达作意者,如云:菩萨欲证无分别智,当如是作 意:由无始时来不知真如,虚妄分别一切种子,是现似不 实二取之因;于彼能依亦异。其因及果,虽现似有而非真 实;由如是现,法性不现;由彼不现,法性则现。菩萨如 是如理作意,便能通达无分别智。 由如是缘,便达缘唯识;由缘唯识便能通达一切义无 得;由一切义无得,便能通达唯识亦无所得;由彼无得, 便能通达缘二无别;其二俱无得,即无分别智;此无境无 得,是一切相无得所显故。 】

论中说: “通达作意者,如云:菩萨欲证无分别 智,当如是作意。 ”今依次显示: “由无始时来虚妄分别一切种子”者,即阿赖 耶识所摄。 “是现似不实二取之因”者,即彼由耽执二取 之习气所摄故。

辨法法性论释/23

“于彼能依亦异”者,当知即是转识(前七识) 。 “不知真如 (故) ”者,即由无始以来的无明习 气所致, “故”即无明为颠倒之因故。 “其因及果虽现似有而非真实”者,即此虚妄 分别虽恒时于识前显现,而唯一是非实有。 复次, “由如是现,法性不现”者,即真如不显 现。 “由彼不现,法性则现”者,即由彼虚妄分别 无有所安立故。 “菩萨如理作意,便能通达无分别智”者,即 加行道所摄。 “由如是缘”者,即虚妄分别虽显现,而无所 境可得等。 “便达缘唯识”者,即由唯识显现二取故。 “由缘唯识,便能通达一切义无得”者,由识 显现义而外境无所有故。 “由一切义无得,便能通达唯识亦无所得”者, 以了别自身不能成立了别性故,所了别若无有,则 能了别也无法成立。 “由彼无得”者,即由能取所取无得。

辨法法性论释/24

“便能通达缘二无别”者,以二取无有,则二 取无差别。能所自性既不可得,则知二取的差别亦 不可得,若有二取,则其差别自当可知故。 “其二俱无得”者,即能取、所取无所得。 “即无分别智”者,是显示所诠义。意即,如 是欲通达无分别智的菩萨如是作意,此作意即是通 达无分别智。如是上文所说已在此处显示其义。 “此无境”者,为遣除如眼等的所境,因为虽 然实际不可得,但也可有境界故。 “无得”者,宣说色等境无所得,是一切相无 得所安立故。
已说通达智慧之相。今若问:菩萨应如何加行?以 下便说获得智慧之加行。
【 加行通达有四种相,谓胜解行地,由胜解加行故, 是抉择位;于初地中由各别内证加行故,是触证位;未净 六地中由善修习加行故,清净三地中亦尔,是随念位;于 佛地中由究竟加行故,佛事任运无间故,是到达自性位。 】

论中说: 加行通达有四种相。 此中, “胜解行地, 由胜解加行故” ,如前所说,是抉择位。 “于初地中

辨法法性论释/25

由各别内证加行故” ,是于见道位现证法界故,如前 所说,为触证位。 “未净六地中由善修习加行故” , 即二地等,其未遍清净,仍执著行相故; “清净三地 中亦尔” , 即八地等, 由彼遍清净, 且无行相执著故, 以其任运能入对治道故,此 (二至十地) 如前所说, 为随念位。 “于佛地中由究竟加行故,佛事任运无间 故” ,若已成就无间相续佛陀事业,则称其为已获究 竟加行成就,如前所说,为到达自性位。若到达彼 自性,即成为彼无分别智的自性,故与圆满转依的 智慧成为一味。
【 通达过患,谓若无转依有四种过,谓无不起烦恼所 依之过,无发起道所依之过,无般涅槃补特伽罗安立名言 所依之过,无安立三种菩提差别名言所依之过。 】

论中说: “通达过患,谓若无转依有四种过。 ” 无不起烦恼所依之过者,意为:若无转依,由 无转依故,无有烦恼不复生起的依处,由此如何能 住于法性而令烦恼不复生起?因此,如起烦恼必须 有所依,故不起烦恼也必须有依处。如是若说无有 不起烦恼的依处,即成过失。

辨法法性论释/26

复次,同理,以有漏识有依处,则其对治也必 须有依处。因此, (若无转依应成)无有发起道所依的 过失。 又譬如,以有漏蕴为施设处可安立其为转生轮 回者,如是,于涅槃者也必须有安立其的所依事。 暂且承许其所依事为心不应道理,对治和所断是生 灭同时故,不许二种相违之法同一依处故,如同不 许冷暖二触同一依处。由无余依涅槃时无有安立名 言的所依故,因此,如同以蕴安立般涅槃者,必然 无有其所依事一样,应成无有安立般涅槃者名言之 依处的过失。 最后一种是无有安立三种菩提差别名言依处的 过失。
【 与彼相违有转依, 应知是四种胜利。 当知彼等实相, 如实通达转依。 】

因此,有无基之有事的转依。论中说: “与彼相 违有转依,应知是四种胜利。 ” “当知彼等实相,如 实通达转依。 ”如是,通达转依当知为十种。

辨法法性论释/27

已说虚妄分别现而无有,此处当说能令信受之譬喻。
【 无法显现,如梦幻等;转依之喻,如虚空金水等。 】

论中说: “无法显现,如梦幻等。 ”即如幻事、 梦等,虽可得而非有,如是有法显现也唯是无有, “等”字表示如阳焰、乾达婆城等,亦如回响、水 月等。 “由十种通达转依为无上”宣说完毕。 问:这里转依时,由成为异法的缘故,为何不 成为转依具有迁变性呢? 答:虽然承许转依,但不承许有迁变法。这一 意义以比喻宣说,即是转依的比喻,如虚空、金、 水等。譬如,虚空唯一自性清净,仅仅是由忽尔雾 气使清净不能显现,如果消除雾气,即现前清净, 因此不是依于远离雾等而新生清净,并非由不清净 变为清净故。虽然不是新生净性,但由远离不现之 因,也可得本有的清净。由极清净可得故,也并非 承许虚空是有变异的法。同样,黄金唯是纯一之性, 仅仅以暂时污垢覆盖而不显现, 依于远离暂时污垢, 即可显现其本来之性,因此并非新生纯净。又,水 唯住于澄湛之性,以杂泥沙故,本有的澄湛之性唯

辨法法性论释/28

一成为不可现,若去除泥沙,即可得现,而现湛性 只是由水中无泥沙而现,并非另有新生之法。由湛 性本具,不可认为水有变异性。 如是未转依时,此自性本然光明清净也不是前 所无有,然而,以忽尔客尘障碍其现前的缘故,未 能显露,如不净、非纯、非澄湛性,由远离彼等障 碍,即得显露。应知此处仅仅是依转依显露法性而 已,并不是无有者新生。以客尘实际无有故,由法 性所安立的转依乃是恒常。论中以黄金、净水比喻 此义,仅仅是就其性而比喻,并非观待其他品质, 唯一依此相同之处。而虚空喻则显示一切。说“等” 者,意即对于其它喻例也可依此类知,如衣等离垢 故成清净之性等。

辨法法性论释阿阇黎世亲撰著圆满 克什米尔班智达玛哈扎纳与译师洛丹希 译梵为藏

2003 年藏历 4 月 25 日译于喇荣 2008 年 9 月修订


相关文档

更多相关文档

辨法法性论释及讲记
辨法法性论
辨法法性论释科判
以案释法之工程造价司法鉴定
辨法法性论脉络图(含科判及颂词)
十步释经法 路得记一章
八大人觉经略解-明-释智旭
先学后教简释
QbD速释案例学习——3工艺开发
转帖依得四神为笫一官职无休息
释“从严”
释“于是”
释"菹"
辨法法性论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