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豆卢军杂识——以敦煌吐鲁番出土文书为中心_图文

河 北 青 年 管 理 干 部 学 院 学 报  20 0 9年 第 6期 

唐代 豆卢 军杂识  
以敦 煌 吐 鲁番 出土 文 书为 中心 

张 重 艳 
( 河北 省社 会 科 学 院 ,河北 石 家 庄 O 0 5 ) 5 0 1 

摘要 : 豆卢 军是 唐 朝前期 置在 沙州的边 防军 , 负责 沙 州地 区的 军 防。迄今 发 现的 有 关 

豆 卢 军的文 书 中, 发现 四种 不 同的 印章钤痕 , 文 内容 为 : 卢 军经略使 之 印 、 共 印 豆 豆卢 军兵 
马使 之 印 、 豆卢 军之 印 、 豆卢 军 印。从 印章钤痕 入手 可 以看 出 ,军使 ” 武周之 后 、 “ 是 开元 之 
前 才 出现 的称 号 , “ 卢军之 印” “ 卢 军印” 变化很 可能是 因为 “ 从 豆 到 豆 的 豆卢 军之 印” 形  的
制 不 符 合 当 时 的 规 范 , 颁 新 印 以 改 之 , 时 , 四 字 印 取 代 五 字 印 可 能是 为 了求 取 字 面  故 同 用
端 正之 意 。  

关 键词 : 卢军 ;豆 卢军 经略使 ; 卢 军兵马使  豆 豆
《 新唐 书 》 五 o《 志》 :唐初 兵之 戍边 者 , 日军 , 日守 捉 , 卷 兵 称 “ 大 小 日城 、 曰镇 , 总 之者 日道 。 军 是  而 ” 边 防屯军 最高级 的军 事组织 , 豆卢 军 即是唐 朝前期 置在 沙州 的边 防军 , 负责 沙州地 区 的军 防 。景 云二 年 

( 公元 7 1年) 分陇右 道 , 河西 道 , 1 唐 设 置河西 节度使 , 《 治 通鉴 》 二一 五 天 宝元 年 条 称河 西 节 度 断  据 资 卷

隔吐蕃 、 突厥 , 辖 赤水 、 斗 、 康 、 寇 、 门 、 统 大 建 宁 玉 墨离 、 卢 、 泉八 军 , 掖 、 城 、 豆 新 张 交 白亭 三守 捉 , 屯凉 、  
肃 、 、 、 五州 之境 , 瓜 沙 会 治所在 凉州 ( 今甘 肃武 威市 ) 共统 兵七 万三千 人 , , 豆卢 军天宝 元 年为河 西节 度使 

所辖 的“ 军” 八 之一 。贞元 二 年 ( 8 7 6年 , 有 建 中二 年 等 说) 州 陷 于 吐蕃 , 卢 军 贞 元 后 也 尽 陷于 吐  另 沙 豆 蕃 。大 中二年 ( 公元 8 8年) 4 张议 潮率 州 民驱走 吐蕃 军后 , 复唐 制置 沙 州 , 建豆 卢 军 , 诏定 军 名 为  恢 重 奉 “ 归义 ” “ , 豆卢 ” 之名遂 废 。下面笔 者从 豆卢 军 的印章钤 痕人 手 , 豆卢 军“ ” 就 军 职称 号 的演变 以及 豆卢军 
军 印 的变化 问题 谈一谈 自己的鄙 薄之见 。  

迄今 发现 的有 关豆 卢军 的文 书 中 , 发现 四种 不 同的 印章钤 痕 , 共 印文 内容 分 别 为 : 卢军 经 略使 之  豆
印、 豆卢军 兵 马使之 印 、 豆卢军 之 印 、 豆卢 军 印。今移 录钤 有 以上 印文 的文 书名称 如下 :  

阿斯 塔那 2 5 墓发 现 的文书 [( 2号 1 ]  

.] 。   达 2 [ 。 多 2  盯   6件 , 可以判 断属 于豆卢 军 的共有 9 , 件 其 

中钤 有“ 豆卢 军 经略使 之 印” 的有 6件 , 分别 是 :   第 一件 、2 7 TAM2 5 3 ①号 , 名 为武周 圣历二 年 ( 元 6 9年 7月 4日[ ‘ 豆 卢军残 牒 ( 2 :1 定 公 9  n ]  两处钤  有“ 豆卢 军经 略使 之 印” 。 ) 
第 五件 、 件文 书分 ( ) ( ) ( ) 为 7 TAM2 5 2 本 一 、二 ,一 段 2 2 : 5号 , 二 ) 为 7 TAM2 5 3 ( 段 2 2 :8号 , 名 为  定
收 稿 日期 :0 9 9 0  2 0 —0 — 3

作 者 简 介 : 重 艳 , 北省 社 会 科 学 院 历 史 研 究 所 研 究 实 习员 。研 究 方 向 : 国古 代 史 , 煌 吐 鲁 番 文 书 。 张 河 中 敦  
①7 2指 文 书 出 土时 间 为 1 7 9 2年 , AM2 5 阿 斯 塔 那 25号 墓 。 T 2 指 2  
5  5

武 周豆卢 军牒 为 吐谷浑归 朝事 ( 元 6 9 )3n   本 件钤有 “ 公 9 年 [(韶 ( ] 豆卢 军经 略使之 印” 多处 )  。
武 周豆 卢军牒 为 吐谷浑 归朝事 二( 件二有 “ 本 豆卢 军经 略使之 印” 。 ) 

-  

第六 件 、 本件 文书分 ( ) ( ) ( ) 为 7 T 一 、二 ,一 段 2 AM2 5 3 2 : 3号 , 二 ) 为 7 T ( 段 2 AM2 5 2 2 :8号 , 名 为  定
第 八件 、2 7 TAM2 5 2 2 :9号 , 定名 为武 周 豆卢军 下诸 营牒 为备人 马熟 粮 事 ( 件有 “ 本 豆卢 军经 略使 之 
印 ” 处 )  二 。

第 十件 、2 7 TAM2 5 3 2 :4号 , 名 为武周 豆卢军 配置兵 人文 书( 定 本件 有“ 豆卢 军经 略使 之印” 。 ) 
第 十一 件 、 件文 书分八段 , 次编 号 为 7 TAM2 5 4 / 、 2 2 4 / 、 5 3 4 / 、4 6 4 / 、 4  本 依 2 2 :2 1 4 / 、 2 3 4 / 、4 5 4 / 、 4 7 4 / 8 。定名 为武 周豆 卢军残 牒一 ( 件 一 、 本 三段 上残存 有 “ 豆卢军 经略使 之印 ” 。 ) 

大 谷 2 4 号 文书 , 8O 唐耕耦 、 陆宏 基编《 煌 社会 经 济文 献真 迹 释 录 》  名 为《 安 二年 ( 元 7 2 敦 【定 4 长 公 0 
年) 二月 ( 2月 1 十 1 1日) 卢军牒 》 此 件钤有 “ 豆 , 豆卢 军兵 马使之 印” 敦 煌县 之印”  和“ 。

P 3 7 号 背 书《 豆卢军某 营士兵 衣 服支给簿 》 天 宝元 年前 3年 ) 有朱 印 多处 , .2 4 唐 ( 钤 印文 为“ 豆卢 军 
之 印 ”  。
‘ 

P 3 4 号 背 书《 天宝 四载 ( .3 8 唐 公元 7 5年) 西豆卢 军 和籴 会计牒 》 4 河 ①和《 天宝 六 载十一 月 河西 豆  唐
P 34 . 3 8号背 书《 天宝 四载 ( 唐 公元 7 5年) 六载 河西豆卢 军牒 》 有“ 4 及 钤 豆卢军 印”  。 豆卢 军不 同年代 出现 了四种不 同 的印章钤 痕 , 豆卢军经 略使” 豆卢 军兵 马使” “ 和“ 两个不 同 的使 职 ,  

卢军军 仓 收纳籴 粟牒 》 《 天宝六 载十二 月河 西豆卢 军军仓 收纳籴粟 麦牒 》 、唐 钤有 “ 豆卢 军之 印”  。

笔者遍 检 文渊 阁 四库全 书 电子版均 未能 找到有 关“ 卢军经 略使” 豆卢 军兵 马使” 豆 和“ 的记载 。  




豆 卢军 经略使 

经略使 一职 自唐 太宗贞 观二年 ( 公元 6 8年) 沿边重要 地 区设 置 , 2 于 为边防 军事长 官 , 多以节度 使  后 兼任 。唐 玄宗天 宝年 间呈现 出九个 节度使 、 一个 经 略使 的格 局 , 即安 西 、 庭 、 西 、 方 、 东 、 阳 、 北 河 朔 河 范 平  卢、 陇右 、 剑南节 度使 和岭南 五府经 略使 , 岭南 五府经 略使安 辑诸夷族 , 管经 略 、 统 清海 二军 与桂 、 、   容 邕、
交 四个 管府 , 治所 在广 州 ( 南海 郡 , 广东 广州 ) 拥兵 1 4 0人 。经 略使 具 有 中央 官 和地 方官 的双重 身  今 , 5O 份, 既是 中央派 往地 方的办 事使者 , 又是地 方 的军事 主管 。宁志新先 生在《 唐代使 职研 究 》 中写 到 :  
… …

贞观初 年 在 边 疆地 区设 置 的 经略 使 , 以及 随后 设 置 的 军使 、 田使 等 , 常设 固定 的 。 营 是  





使职在 国家政权 中的地位 逐 渐上升 , 以至 出现“ 为使 则 重 , 官则轻” 为 的局 面。唐 以前 的使 职 因  

为是 临 时设 置 的 , 有事 则设 , 事罢 则停 , 其在 国家政权 中的作 用是 极 其有 限的 。而唐 朝 的使 职就 不 
同了 , 着部分使 职逐 渐常设 化 、 随 固定化 和 系统 化 , 职在 国 家政 权 中的地 位也 逐 渐提 高。到唐 玄  使
宗时期 , 军权 已归节度 使执 掌… …  但 以下 所说 的“ 豆卢军 经略使 ” 非上 面提及 的 多 由节 度使 兼 任 的边 防军 事 长 官 , 是节 度使 所 辖  并 而

军镇 的最 高军事 长官 , 其管辖 范 围囿于其 所在 之军镇 , 至开元 年 间已经称 之为 “ 军使” 不再称 “ 略使 ”  , 经 。 从文 书 内容上来 看 , 阿斯塔 那 2 5号墓发 现 的文书第 一件 是关 于 豆卢军 经 略使 府 牒 为付 康福 下 兵事 的  2
文 书 , 间为公 元 6 9年 ; 五 、 件文 书是豆 卢军 为迎吐 谷浑归朝 的案 卷 , 蕃兴起 以后 向甘青 地 区扩  时 9 第 六 吐 张 , 龙朔 三年 ( 唐 公元 6 3年 ) 吐谷 浑 被 吐蕃 所 灭 , 率 数千 帐 内附 唐 。6 9年 发 生 了两 次吐 谷 浑大 规  6 , 后 9

模降唐 的 事件 , 一 次是二 月吐谷 浑 将领 弓仁 以所 统 7 o 第 O O帐归 降唐 朝 , 二 次 是 七 月 , 第 吐谷 浑 部落 以 
1o 4 0帐 内附 , 国灿 先生认 为 文书所记 当是 七月这 一次 。 陈   正 史里 没有关 于豆 卢军经 略使 的记载 , 2 o 但 O 2年 在陕西 杨陵发 现 的《 沙州刺 史李 无亏墓墓 志 》 提及  李 无亏 本人垂 拱 三年 ( 元 6 7年 ) 公 8 任芮州府 果毅 , 载初 元年 ( 元 6 0年 ) 沙州 刺史兼 豆卢 军经 略使 , 公 9 授   这 是迄 今考 古发 现 中有关 豆卢 军经 略使 的最早记 载 。墓 志又 称 :  

① 池 田 温先 生在 《 国古 代 籍 帐研 究 》 唐 耕 耦 先 生 在《 煌 社 会 经 济 文献 真 迹 实 录 》 一 辑 第 4 6页 将 此 文 书定 名 为《 天 宝 四载  中 和 敦 第 2 唐 河 西 豆 卢 军 和籴 会 计 牒 》王 永 兴 先 生 在《 3 4 , 伯 3 8背 文 书研 究 》 曾重 新 定名 。 中  
5  6

长 寿二年 ( 公元 6 3年 ) 加 太 中 大夫 , 9 , 又进 爵长城县 开 国公 , 并赏懋 功也 。 虽频剪 逆徒 , 而余 氛 
尚梗 , 狡虏 数 万 , 来犯 城池 。公操 烈松 筠 , 凌铁 石 , 不顾 命 , 志 奋 甘赴 国忧 , 虽则斩将 搴旗 , 心克振 , 雄  

然通 中刮 骨 , 伤遂 深。绥 复之 祸 忽 臻 , 其 马革 之 悲俄 及 。 以延 载元 年 ( 9 6 4年 ) 月七 日终 于 官舍 , 八  
时 年 五 十 八 。天 子 闻 而 伤 之 , 下 制 日… …    乃 引。

此段文 字应 是对 当时 吐蕃进 犯沙 州 , 无 亏奋勇 杀敌 的写 照 , 李 李无 亏在 战争 中受 重伤 并于 后来死 去  也 显示 当时 西北军 事形 势相 当严 峻 。根据墓 志 我们知 道李无 亏在 对 吐蕃 的战争 中受 伤并 于公元 6 4年  9
去世 , 么 , 公元 6 4年到公 元 6 9年 这 段 时 间 继任 豆 卢 军 经 略使 的是 谁 呢 ?李 无 亏 生前 的头 衔 是  那 从 9 9

“ 沙州 刺史兼 豆卢 军经 略使 ” “ ,唐朝 出现 了一 些 复合使 职 , 职兼 任情 况极 为普遍 , 者查 阅《 刺史考 》 使 笔 唐   陇右卷 , 得知 李无 亏于公 元 6 1 任沙 州刺史 , 9年 但对 于其 曾任豆卢 军经 略使 一职并 无记 载 。《 唐刺 史考 》   中又有 : 陈玄 硅于公 元 6 5年 任沙 州刺史 , 庭光公 元 6 8年 继任 刺史 , 9 李 9 李思 贞于 武后 ( 公元 6 2年~公  9
元 7 5年 当政 ) 0 时任 沙州 刺史 [( 6  ] 。李 思 贞任 沙州刺 史 的时 间相 当模 糊 , 唐 刺 史考 》 以上三 者兼  但《 于

任 豆卢军 经 略使 的情况也 并无 记载 。可 以推测 , 阿斯塔 那 2 5号墓 发 现 的钤 有 “ 卢军 经 略使 之 印 ” 2 豆 的 
文 书可能 是 当时 的沙州刺 史李 庭光 或李 思贞 押署 , 即李 庭光或 李思 贞 当时兼 任豆卢 军经 略使 , 直接 原 因 

是 因为李 无 亏作为 刺史兼 任经 略使 , 而州 刺史兼 任 本州 军使 ①的现象 已屡见 不 鲜 , 尚需 进一步 考证 。 但   对于 公元 6 9年到底是 谁 任豆卢 军经 略使 的问题 , 9 程喜 霖在 《 唐 烽堠 制 度研 究 》 阐释 了 阿斯 塔  汉 中 那 2 5 墓发 现钤 有“ 2号 豆卢 军经 略使 之 印” 的第 五件 文 书《 周 豆卢 军牒 为 吐 谷 浑归 朝 事 》 第 六件 文 书  武 、 《 武周 豆卢 军牒 为吐 谷浑归 朝事二 》 认为 文书 中 出现 的 郭知 运 当时 任豆 卢 军 经 略使 , 钱 伯泉 在《 离  , 而 墨 军及 相关 问题 》 文 中认为 郭知运 其 时任 墨离军 总管 , 者认 为 这两 种 说法 都 不 确切 , 一 笔 因为 二者 都 只 是  根据 这两 件文书 的文 字 内容 对郭 知运 身份 的推 断 , 文书 内容又 是残 缺不 全 的 , 而 下面将 这 两件 文书移 录 
如下 :  

1[ 接 。 知 大 山 [ 今 往 1 ] 者 郭 口 配 南 ] 便 固  1[ 差 马 即 口 接,共总   2] 兵 速 口 应 仍 管 [ 前缺]   1口 会,失 便 此日 园运 领 图  3 计 勿 机 者。 口 便 兵马 1 ]因褐[ 落 囡瓜 百 [ . [ .] 蕃 州 姓]  其 领 [   2 ] , 岁 一 , 团 ;] . , 岁; 1[ 至 状 ] 满,所 兵 ] . [ 六 ; 疋父 五 [ 圉 九   4 ] 准 [ 1[ . 端 降浑 息,粮如 5 ] 囹 等处 消 兵 囡  疋 草七 ;疋 [ . 赤 , 岁 一 固.]   1[ 差 管 令 6 ] 子总 张 圈  3 ] 胡 一 ] 鞍 [ 残  [ 禄 [ 三 下 ] [ 后缺 ]   4 ] . 拾 ] 刀 口 蕃 一 ]. [ 因 [ 一 书 [   7 2T AM 2 5. 5 2 2  5 ] 十日 得匝 圈   [ 牒称   < > 二   6 ]. 前 浑 马 将 ] . [ 圈得 件 及 谨 [   [ 前缺]   7 ]. 囡 因 弘 款 弘 [ . [ 圈 德 称 德 ]  l ] 以 牒 墨离 [ 状 上   8 ] 德 在 浑 汗 ,汗 ] . [ 常 吐 可 处可 [   2 ] 报并 知 [ 牒郭   9 ] . 陈 督 可 语弘 [ 圃 都 处, 汗 图  [ 缺] 后   72 TA M 2 5: 8 2 3  1[ 众 国 离 总 投 来 请 ] . o ] 今口 川 欲 汉 ,[  
第五件 
( > 一  


① “ 使 ” 由“ 军 是 军经 略使 ” 化 而 来 的 , 下 文 将 详 细 阐释 。 转 在  
57  

第 六 件 
< > 一  
<二 )  

[ 缺] 前  

[ 前缺]  

1 生 ]. 口 [ 团遣口 [ . 道 ]  2 瓜 陈 督 可 园. [ . 向 州 都 处 汗 囡. ]  
3 姓可有十万众, 及百 今L  .  
[ 缺] 后  
72 TA M 2 5: 3 2 3  

l] 索 [ 围令 水 西 [ . 向 因 头口 ]   2 ]如 端 须 事 [ . [ 令 处 兵 便 ]  3 口 须 囤牒 困. . 兵 图. 口  
[ 后缺 ]  
7 T A M 2 5. 8 2 2 2 

从文 书 中我 们可 以看 出 , 郭知 运确实 在圣历 二年在 沙州 参与 了豆卢 军接应 吐谷浑 部落投唐 事 , 对  但

于其 当时 以何种 身份 参与 此事件却 并未提 及 。《 旧唐 书 》 卷一 。 三提 到郭 知运 时称 郭 知运 壮 勇善 射 , 颇  有 胆略 , 初为秦 州三 度府果 毅 , 以战功 累 除左 骁 卫 中 郎将 、 海 军经 略 使 , 瀚 又转 检 校伊 州 刺 史 兼伊 吾 军  使; , 另 张说所撰 《 军大将 军郭知 运神道 碑 》 ] 冠 [( 7  称 知 运年 轻 时 以善 战 授秦 州左 果 毅 , 因军 功 加游 击 
将 军 、 州龙 勒府 ① 冲兼右 金吾卫 郎将等 , 沙 折 也并 未见豆 卢军 经略使 衔名 。笔者 认 为张 说所 撰碑 铭 只可 

能对郭知 运 的生平 功绩夸 大溢美 , 而不 可能漏掉 其生 平所 任 的官 衔 , , 知运 曾任 沙州 龙勒 府 折 冲兼  另 郭 右金吾卫 郎将 , 故郭 知运参 与豆卢 军接应 吐谷 浑投唐 事使其 衔名 非常 可能是“ 沙州龙勒 府折 冲兼 右金吾  卫 郎将 ” 。齐 东方 先生和 陈 国灿先 生在关 于 吐谷浑归 朝事 的文章 中也认 为郭知 运其 时的职衔 为“ 沙州龙 
勒府折 冲” 而对于 其是 否任“ , 豆卢军经 略使” 未提 及 。由此看 来 , 元 6 9年郭 知运 任 豆卢 军 经 略使  并 公 9

的可 能性并 不大 , 而李庭 光或李 思贞 当时兼 任豆卢军 经 略使 的 可能性 大一些 。  
此 外 , 周时期 豆卢 军最 高军事长 官称 “ 武 豆卢军 经略使 ” 为 什么年 代稍后 的文书都 不见 有豆 卢军经  ,

略使 出现 , 而代之 以豆卢 军使或 豆卢军 兵马使 呢?王 永兴先 生在《 唐代 前期西 北军事研 究 》 中写 到 :   唐 代边 军 军职 的称 号前后 变化很 大 , 而且 史籍 中正 式 的官称 与 通行 的俗 称 以及 不规 则 的 简称 
常常 混淆在 一起 , 唐 高 宗时期 的河 源军统 帅 , 资治通鉴 》 如 《 卷二 。二 高宗永 隆元年 ( 元 6 O年 ) 公 8 七 

月条 、 旧唐 书 》 五《 《 卷 高宗本 纪》《 、 旧唐 书 》 一。 九《 齿常 之传 》 《 卷 黑 、 新唐 书》 三《 宗本 纪》 《 卷 高 、新 
唐 书》 卷二 一六上《 吐蕃 上 》 均作 “ 源军 经略 大使 ” 但 《 河 , 旧唐 书》 一 九 六 上《 蕃 上 》 “ 源 军  卷 吐 作 河 使” 《 , 新唐 书》 一一 o《 卷 黑齿 常之传 》 则作“ 源道 经略 大使” 河 。上 述诸 号 , 河 源 军经略 大使” “ 应是 
河 源 军 统 帅 的 正 式 职 号 , 河 源 军 使 ” 简称 , “ 源 道 经 略 大使 ” 是 别 称 。 “ 是 而 河 则  

但和 河源军 情况不 同 的是 ,豆卢 军使” “ 并不是 “ 卢军 经 略使” 简称 , 豆 的 综观 所 有钤 有 “ 卢军 经 略  豆 使 之印” 的文书 , 间都 为武 周时期 , 时 而开元 年 间出土 的豆卢军 文书都 钤有“ 豆卢军 之印 ” 豆卢 军 印”  或“ ,

此 外 , 李无 亏墓墓 志》 豆卢军文 书 内容 来看 , 从《 和 豆卢 军经 略使 和 豆卢 军使 的 职务 管辖 范 围是 重 合 的 ,   二 者都为 豆卢军 最高 军事长 官 , 负责 军 队训 练 、 防守 、 征伐 等军 队 事务 。鉴 于此 , 者认 为 , 周 时期 豆  笔 武 卢 军最高 军事 长官称 “ 豆卢 军经略使 ” 开元 时期 则称“ , 豆卢军使 ” 军使 ” 武周 之后 、 。“ 是 开元之 前才 出现  的称号 ,旧唐 书》 《 卷一 O三 中提到郭 知运 时写 到 :  
郭知 运壮 勇善 射 , 颇有胆略 , 为秦 州三度府 果毅 , 初 以战 功 累除 左骁 卫 中郎 将 、 瀚海 军 经略使 ,   又转 检校伊 州刺史兼伊 吾军使 …… 开元二年 任 陇右诸 州节度 大使 …… 

笔者 检索文 渊 阁四库全 书电子 版并没有 见 到“ 瀚海 军使” 伊吾 军经 略使” 和“ 的记载 , 也就是 说 , 开元 

之后 军 的最高长 官 已经 称“ 军使 ” 不是“ 略使 ” ,资 治通鉴 》 而 经 了 《 卷二 一三开 元 十五年条 载 :  
( ) 萧 嵩又奏 以建康 军使 河 北张 守硅 为瓜 州刺 史 , 帅馀 众筑故 城 。  

① 5  8

《 唐 书 》 四 o《 理 志 》 州条 称 沙 州 有 军府 三 : 勒 、 谷 、 新 卷 地 沙 龙 效 悬泉 。龙 勒 府 为 沙 州 三军 府 之 一 。  

由此 可见 , 开元 十五 年 之前 同为河 西节度 “ 八军 ” 一 的建 康军 就 已经用 军使 的称 号 , 之 而不再 用经 略  使 的称号 了 。因此 ,军 使” 武周 之后 、 “ 是 开元 之前 才 出现 的称 号 。  

二 、 卢 军兵 马使  豆
正史 中并没 有关 于 豆卢军 兵马 使 的记载 , 大谷 文 书 2 4 8 O号 钤有 “ 卢 军兵 马使 之 印 ” “ 豆 和 敦煌 县之  印” 可补 史籍之 阙 。为 了进一 步说 明 问题 , 面把 文书 内容移 录如下 : , 下  
1豆 卢 军  牒敦 煌县 。   1  2 长 安 二 年 十 二 月 十 一 日典 画 怀 牒 。  

2 军 司死官马 肉钱 叁仟 柒伯捌 拾 文 。     3   4  
5   6   7  

1  3 1  4 1  5
1  7 1  9
2  O 帖 追

判 官 

郭 意?  。 彻受。  

壹仟 陆伯 伍拾 文 索礼 , 壹伯 陆拾 文郭仁福 ,   叁伯 文 刘怀委 , 叁伯 文 汜 索广 ,  
壹伯 玖拾 文 马楚 , 伯叁拾 文 唐 大怀  叁 壹伯 伍拾 文 阴琛 , 出索礼 叁 伯文 王会 ,   肆 伯 文 张亮 

十二 月十五 日录 事 尉摄 主 簿  付 司兵 。  
十六 日。  

1 6… … … ……一 案 泽 白… …………… 缝 背署泽  检 1 8牒检 案连如 前谨 牒 。   十二 月十 六 日史郭 怀牒 。  
泽 白。  

8 被检 校兵 马使 牒称 件状如 前 者 , 牒  
9欠 者 , 敦 煌 县 请 征 , 付 玉 门 军 , 牒 便 仍 

1 O牒 玉 门军便 请 受领 者 。此 已牒 玉 门  
1 1讫 , 已状 今 牒 至 准状故 牒 。  

2  1

十七 日。  

可 以看 出 , 件文 书是 长安二 年 ( 元 7 2年 ) 此 公 O 豆卢 军牒 敦 煌县 为征 欠 死 官马 肉钱 付 给肃 州 玉 门军 
事 的文 书 , 元 和郡县 志 》 四。所载 沙州下 辖敦 煌 、 昌二 县 , 据《 卷 寿 豆卢 军驻 在 沙州 城 内 , 因此 , 文书 为  此

豆 卢军 给敦煌 县 的下行 文 。文书第 2行 出现 了“ 司” 词 , 刘安志 先生 在《 军 一 据 敦煌 吐 鲁番 文书所 见唐代  “ 司” 》 都 考 嘲考证 , 驻于 全 国各 地 的“ , 机 构 名称 一 般 多 称 为“ 司” 豆 卢 军 所 在 之 司 即被 称 为  分 军” 其 军 , “ 司” 因本件 钤有 “ 卢军兵 马使 之 印” 所 以豆 卢 军兵 马使 显 然是 军 司 的 主人 。文 书第 8行 出现 了  军 , 豆 , “ 校兵 马使” 职 , 检 一 正史 中也不 见记 载 , 为“ 校兵 马使 ” 何 检 ?对 于“ 校官” 《 检 ,唐代 官制 》9n   [(∞ 中说到 : ]   检 校 官在 唐代 有 两种 意义 。一种 指代 理某 官 , 如魏 征 贞观六 年( 元 6 2年 ) 公 3 为检校 侍 中 , 次年  乃正 拜侍 中。这种 情况在唐 前 期较 多。 另一种 则是 地方 使 职 带 台省 官衔 , 为 检校 官 , 自三公 、 称 上   仆射 、 尚书 , 至郎 中、 下 员外郎 , 皆为 带职 , 们并 不在 该部 门任 事 。 由于使 职本 身并没 有阶品 , 他 检校 
官衔就 用 来表 示其地 位之 尊崇和 升迁之 经历 。  

显 然 , 里 的“ 这 检校 兵 马使” 指豆卢 军 的代理 职务 , 是 即豆 卢军检 校兵 马使 为军 司的 主人 。此时 的豆  卢 军检 校兵 马使 似乎是 以豆 卢军 的最高 军事 长官 的身 份 给敦煌 县 发 的牒 文 , 豆卢 军 检 校兵 马 使是 边 军  的主官 。兵马 使是 领兵 大将 , 这一 称号在 唐代前 期并 不多 见 , 通典 》 《 卷一 四九《 二 》 李 靖兵 法 》 : 兵 引《 称  
… …

乃命诸 将 分为 左右 ,皆要 兵刃精 、 甲 胄、 帜[ 明] 分 为左右 厢 , 以兵 马使 为 长 。班  新 幡 鲜 , 各

布 其次 , 问容 阵 , 阵 队间容 队 , 曲间容 曲。 以长参短 , 以短参 长……  《 李靖兵 法 》 的记 载是 史籍上 有关 兵马使 的最 早 记载 。安 史之 乱后 , 随着 府 兵制 向节 度使 兵 制 的转 

变 , 马使成 为节 度使 下 的署官 , 兵 出现 了许多 兵马 使 的称号 , 如平 卢军 兵 马使 、 策 军 兵 马使 、 军兵 马  神 六 使 、 博 中军 兵 马使 、 军兵 马使 、 魏 前 中军兵 马使 、 军兵 马使 、 马 步军兵 马使 、 三军兵 马使 、 军兵 马使 、 左 骡军  兵 马使 、 昭义 军兵 马使 、 横海军 兵 马使 、 海军 兵马 使 、 西北庭 行军 兵马使 、 牙亲 军兵 马使 、 镇 伊 押 左厢 先军 

兵 马使 、 车兵 马使 等 , 的兵 马使 只是 临时建 置 , 出征则 置 , 后 有 “ 兵罢 即省” 如后军 兵 马使 等 , 的则 为常  , 有 设使 职 , 一般 的藩 镇兵 马使 。张 国刚先 生在《 如 唐代 藩镇军 将 职级考 略 》1 中谈 到 : [] D   兵马使 适 用 于各级 军事 单位… …兵 马使 命 名情 况 有 三种 类型 : 一是 以兵 种 分 , 刀 斧 兵马使 ; 如  
二 是 以 所 领 兵 职 划 分 , 六 院 兵 马 使 、 院 兵 马使 ; 是 按 编 制 番 号 分 , 左 厢 兵 马 使 、 厢 兵 马使 、 如 后 三 如 右  

中军兵马使 , 右厢 和 中军都是 军队 中的编 制番 号 。 左  

从大谷 2 4 8 0号 文书 可 以看 出 : 豆卢军 兵马使 不但 战 时负 责 冲锋 陷 阵 , 且 平 时还 要 负 责本 军 的与  而
59  

他 军的对 外事 务 , 豆卢军 主官 的可能 性较 大 , 为 应是 从“ 豆卢军经 略使 ” 豆卢军使 ” 号演变 阶段 的一  向“ 称 个过 渡性 军 职称号 。  

三 、 豆 卢军之 印” 豆 卢军 印 " “ 和“  
在唐 代 的官 印中发现末 尾有 “ 印” 印” 之 和“ 两种 类型 , 有人认 为“ 印” “ 没 有 什么差别 , 之 和 印” 也有人 
认 为二者 是有 差别 的 , 代表 着 时间先后 , 但也 并未 提 出具 体的年代 分界 线 。迄 今为 止发现 唐朝 的官 印为  数众 多 , 之 印” 印” “ 和“ 的年代 交错 纵横 , 很难 为其划 明显 的年代 分界线 。P 3 7 . 2 4号背 书《 豆卢军 某 营  唐

士兵 衣服 支给簿 》天 宝元 年前 3年 ) 有朱 印多处 , ( 钤 印文 为“ 豆卢 军之 印” . 3 8号 背 书《 天宝 四载  。P 3 4 唐 河 西豆卢 军 和籴会计 牒 》 天 宝六载 豆卢军 军仓 收纳和籴 粮牒 》 和《 钤有 “ 卢军 之 印” 而 P 3 4 豆 , . 3 8号 背书 
《 天宝 四载 ( 4 唐 7 5年) 六载河 西豆 卢军牒 》 及 钤有 “ 豆卢 军印 ” 并且 时间都 为唐 天 宝 四载及 六 载 , 有两  , 却 枚 不 同的印章 , 可见 对于 豆卢军来 说 ,豆卢 军之 印” “ “ 和 豆卢 军 印” 区别并 不是 时 间先 后 的 问题 , 的 可能  二 者并无 实质 差别 , 至于 豆卢军 同一 时期 为何 两枚 印章 交替使用 , 尚需进 一 步考证 。   由于 条件 所 限 , 笔者并 未见 到“ 卢军 之印” 豆 的图版 。《 敦煌 学大辞典 》 有关 “ 豆卢 军之 印” 的释 义是 :  

官印, 方形 ,. ×4 8双行 , 52 . , 右三字, 左二字。阳文 , 篆书。《 敦煌学大辞典》 并未给出印的图版。根据 
“ 卢军 之印 ” 豆 的释义 , 以想象 “ 可 豆卢 军 之 印” 的字 面 分布 情 况 , 右边 “ 即 豆卢 军 ” 字 为 一列 , 边 “ 三 左 之 

印” 两字 为一 列 。而 我们 知道 , 朝五 字 印以两列 为主 , 唐 首列 两字 , 余 三字 为一 列 , 且经 常把 一 个官  其 并
职 劈成两 列分 布 , “ 如 敦煌 县之 印” “ 海军 之印 ” , 是首列两 字 , 、瀚 等 都 其余 三字一 列 , 如下 图所示 ①:  

图 1 敦煌县之 印  

图 2 瀚 海 军 之 印 

显然 , 豆卢军之 印” “ 的字 面分布 明 显 与 当时通 行 的印章 相 左 。据 此 , 笔者 认 为从 “ 卢 军之 印 ” 豆 到  “ 卢军 印” 豆 的变化是 因为“ 豆卢 军之 印” 印文分 布上与 当时流行 的 印章 字面分 布相 左 , 颁行新 印“ 在 故 豆  卢军 印” 代 之 , 取 同时 , 四字 印取 代五 字 印可能是 为 了求 取字面 端正 之意 , 尚有待 于进 一步证实 。 用 但   【 考文 献】 参  
[] 1 武汉 大学历史系. 吐鲁番出土文书( 图录版第三册) M]北京 : [ . 文物出版社. 9 6 19 .  
[] 汉 大学 历 史 系 . 鲁 番 } 土 文 书[ . 京 : 物 出 版 社. 9 6 2武 吐 l = ; M] 北 文 18 .   [] 国灿 . 3陈 吐鲁 番 出土 唐 代 文献 编年 [ . M] 台北 : 文 丰 出 版公 司 ,0 2 新 zO.   [] 耕 耦 , 4唐 陆宏 基 . 煌 社会 经 济文 献 真 迹 实 录 [ . 京 : 目文 献 出版 社 ,9 2 敦 M] 北 书 18 .   [] 团 战大 周 沙 州 刺 史 李 无 亏 墓及 征 集 到 的 三 方 唐 代墓 志 [] 考 古 与 文 物 .0 4 1. 5王 J. 20()   [] 皓 贤. 刺 史 考 [ . 京 : 苏古 籍 出版 社 ,9 7 6郁 唐 M] 南 江 18.   [] 清) 诰 等 . 唐 文 [ . 海 : 7( 董 全 M] 上 上海 古 籍 出 版 社 ,9 5 l 9.  

[] 8 刘安志. 敦煌吐鲁番文书所见唐代“ 都司” J . 考[] 魏晋南北朝隋唐史资料。 03 z ) z0 (0 .   [ ] 国刚. 9张 唐代官制[ . M] 西安 : 三秦 出版社 ,9 7 18.   [ 0 张国刚. 1] 唐代政治制度研究论集[ . M] 台北 : 文津出版社 ,9 4 19.  

编辑: 王

巧 

① 由 于 条 件所 限 , 者 并 未 见 到这 两方 印 章 的 原 始 钤 痕 , 1图 2均摘 自《 煌 学 大 辞 典 》  笔 图 、 敦 。
6   0


相关文档

安定区博物馆馆藏唐代敦煌写经简述
浅论敦煌出土的唐代围棋子——兼谈围棋的发展历史
见于传世本的唐代文人诗作——敦煌的唐诗讲座之一
敦煌遗书保存的唐代文人佚诗——敦煌的唐诗讲座之二
敦煌莫高窟中唐代佛教塑像内容及其艺术特征
敦煌吐鲁番出土文书饮食量词训释
盛唐时期的道教“三教合一”思想探析--以敦煌道教讲经文为中心
论汉代边地传食的供给——以敦煌悬泉置汉简为考察中心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