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西方悲剧精神的历史反思性


维普资讯 http://www.cqvip.com

山东 师 范 大 学学 报 ( 文 社 会 科学 版 ) 人  
J RNAL O   H OU   F S ANDONG NOR   MAL UN E nT H ma ie n  o ilS ine )   n,RS Y( u nt sad S ca cec   i s

2O 年 第 5 O7 2卷 第 3 ( 第 2 2期 ) 期 总 1  
20   V 15   No 3 Geea No. 2  07 o .2 . ( nrl 21 )

论 西 方 悲剧 精 神 的历史 反思 性 
马 小 朝 
( 台大学 中文系 , 烟 山东 烟台 ,6o5) 24o  

摘要 : 西方悲剧精 神的历史反思性发生在古希 腊 时期。《   神谱》 《 、 荷马史诗》 显示 了人 类历 史进步 必然 冲决  血缘亲属纽带, 造成历史与人伦 、 理性与感 性二律背 反的 困窘 。二律 背反 困窘 后来更 以冥冥 中支 配社会人 生的命  运形式 , 在戏剧类型的悲剧 中得到 了酣畅淋漓的表现。基督教《 圣经》 为西方 悲剧精 神的历史反 思性提供 了更 丰厚  的文化资源。黑格 尔凭借 巨大的历史感在理论上说 明了西方 悲剧精神历史反思性所 蕴藏 的辩证逻辑。  
关键词 i 历史与人伦 ;   二律 背反; 神谱 ; 荷马史诗 ; 悲剧; 圣经 ; 黑格 尔   中图分类号 : I0 .  192 文献标识码 :   A 文章编号 i0 1 93 2o )3 O6 0  10 —5r (07 o 一 O4— 8 7

人类 在其 漫长 的历 史文 明进程 中 , 有 为 心灵  都 自由理想 而追求 和 奋 斗 的受 挫 或失 败 , 因而 也会 有 
相应 的对 受挫 或失 败 的 审美 反 思 , 这种 审 美 反 思在 

希腊人 的社会 历史 意识 和相应 的社会 历史观 念也就 

诞生得很早 , 从而为我们窥视 神话外衣下 的悲剧精 
神的历 史 反 思 性 指 明 了一 条 路 径 。据 赫 西 俄 德 的 

西方 文学悲剧 精神 中最鲜 明地表 现为深 刻 的历史反 
思性 。  

《 神谱》 记载 : 最初统治宇宙的神是乌拉诺斯 , 他后来  被 自己的儿子 克洛 诺 斯所 推 翻 并 阉 割 , 洛诺 斯后  克
来 又被 自己的儿 子宙 斯 所推 翻 。弗 雷 泽 在他 的《 金  枝》 , 里 曾经用 “ 交感 巫术 ” 的理论 研究古 罗马 神话里 

西 方 文学 篇 章 的第 一 页 是古 希腊 神 话 , 方文  西 学悲剧精 神 的历史反 思性最 初也 自然包 裹在神 话外  衣里 面。古希腊 文化 由于 比较早 的人本 主义追 求和  世俗特 点 , 神话 从一 开 始 就是 宇 宙 论 和人 类 学 纠缠 

同狄安娜神庙“ 树神” 崇拜相关的古老习俗时得出一 
个 重要结 论 , 即一 个原 始 种族 的巫 师 或王 在 身体 初  显 衰弱迹 象 时 , 必须 接受新 替代者 的挑 战而死 , 从而 

于一体。所以, 古希腊神话故事里既有人与 自然关 
系的表述 , 更有 人 与人 关 系 的说 明。 比如 古希 腊 神 

话中关于天地开辟、 神灵产生和神灵宗谱的记载 , 既  是人 们对 自然 的初 步认 识 , 是人 们 对 社会 的初 步  更
理解 。英雄 传说 的故事 里 既 有人 与 自然 的斗 争 , 更  有人 与人 的斗 争 。人 与 自然 的斗争 往往 是为人 与人  的斗争作 注解 。但 重要 的是 , 希腊 神 话所 讲 述 的  古 人与 自然 的斗争 , 常 只是 为 说 明人 如 何争 取 极 大  常 限度 获取征 服 自然 的力 量 , 者更 多 占有 自然 的资  或 源, 从而保 证 自己 占据 人 与 人 关 系 中 的 统治 地 位 。   比如宙斯 因为 掌握雷 电霹雳 而维持 着 自己对众 神 的  统 治 。赫拉 克勒斯 完成 征服 自然 的十二 大功是 为 了  能够 夺 回迈 锡尼 的王位 。忒修 斯 冒险进入 米诺斯 迷 

以象 征性 的死 而 复生 , 证 种族 神 灵 的 生命 健  保 康 。J 一   _{ 拐 赫西俄德《 l   蹦 神谱》 所载这个神话 , 无疑同  
样泄 漏 了西 方人 类 的历 史 文 化信 息 , 即在 古 老 的原  始 社会里 , 每一 个原始 种族 得 以保 存 、 展 的奥秘之  发




就是 不断须有 年轻 力 壮 的成 员 起 而杀 死 或驱 逐 

年迈 力衰 、 能有效 担 当起统 治 、 不 防卫 、 衍 三 大职  繁 能 的首领 , 以此 取 代他 的一 切 权利 。正 如 同弗 洛依  德 引述达 尔文 的理论论 述所 说 :初 民们 居住 在小小  “ 的社 会里 , 每一位 男 性 都 拥有 他 能 力所 能 供 养 和负  担 的妻子 们 , 同时 , 须 时时嫉 妒地 提防其 他男人  他必 的染 指 。或者 , 他将像 大猩 猩一样 , 一个 人伴 随着几  个妻 子一 起生 活 ; 因为 , 所有 的土 著都 同意在 一个小  群体 中只 能有一 成 年 的男 性 , 当年 轻 的男 性 长 大 以  后, 争执 于是产 生 。最 后 , 由最强 壮 的男 性在 杀死或 

宫也是为了夺回雅典的王位。伊阿宋 冒险远征去获  取金羊毛 , 还是为了夺 回伊奥尔科斯的王位 。由此 ,  

*收 稿 日期 :07— 3 5 20 0 —0 

作者简介 : 马小朝 (94 15一 6  4

)男 , , 山西侯 马人 , 台大学中文系教授 , 烟 博士 。  

维普资讯 http://www.cqvip.com

驱逐 出其他 竞 争 者 后 而 为新 小 群 体 的领 袖 。  嗍 ’ ”儿  

体 的统 一体 , 理 性 的 实体 是 由各 种 不 同 的关 系和  伦 力 量所形 成 的整 体 , 这些 不 同的关 系 和力 量还 只  而

换句话说 , 在古老的原始社会里 , 每一个原始种族得  以脱 离动物 状态 而 成 为人 类 的奥 秘 之一 , 就是 不 断 
须有 年轻 力壮 的成 员 , 而 杀死 或 驱 逐 年 迈力 衰 的  起

雄者 , 以此结束个 别成年雄者 垄断性 占有大多数女  性 的权力 。如 同恩格 斯论 述人类 脱 离动物 状态 的过  程 时所说 :雄者 的嫉 妒 , “ 既联 结 又 限制 着 动 物 的家  庭, 使动物的家庭跟群对立起来 . …? . 为了在发展过  . 程 中脱离 动物状 态 , 实现 自然界 中的最伟大 的进 步 ,   还需要一种因素 : 以群 的联合力量 和集体行动来弥 
补个 体 自卫能力 的不 足 。… …而成年 雄者 的相互 宽  容, 没有忌 妒 , 是形 成较 大 的持久 的集 团的首 要条  则 件, 只有 在 这 种 集 团 中 才 能 实 现 由 动 物 向人 的 转 

是处于寂然不动的状态 , 作为有福的神们 , 在享受平  静生活 中完成精神 的工作 。但是另一方面, 也正是  这种整 体概 念本 身要求 这些 不 同的力量 由抽象 概念  转化为具体现实和人世间的现象。由于这些因素的  
性质 , 别人物在具体情况下所 理解的各有不同。 个   这就必 然要导 致对 立 和冲突 。只有 在神们 住在 奥林  普 山峰 上那种 想 象 和宗 教 观 念 的天 空 中 , 我们 才 可 

以认真地把他们当作神来对待; 而现在他们下凡 了,   每个 神体 现为 一个 凡 人 个 性 中某 一 种情 致 了 , 管  尽
他们 各有 辩护 的 理 由 , 们 也 就 由于各 有 特性 或 片  他 面性 , 也必然 要和 他们 的 同类处 于矛 盾对立 , 陷入  要 罪 过和 不正 义之 中 了。[( 一 黑格 尔 试 图根据 历  ” ]  ’  麟
史辨 证原 理说 明 , 在人 类 社 会 的 实 际发 展 进步 过 程 

变 。_( I 重要的是 , ” ]。 D 3丹 3 这种杀戮或驱逐 , 发生在某  种族首领独 自垄断I 生占有所属群体大多数女性的  时期 , 因此 被杀戮 或 被 驱 逐者 极 有 可 能就 是 杀戮 或  驱逐 者 的父亲 。原 始 种族 脱 离 动 物状 态 , 取 繁 荣  争


中, 当抽 象 的形 式逻 辑转 化为具 体 的历 史逻 辑时 , 人  类理 性便 会分 裂 出导 致 对 立 和 冲突 的矛 盾 , 而 生  从 发 出相应 的伦 理 罪孽 。黑格尔所 谓 的对立 冲突矛 盾  其实 就是 人类社 会 发 展 中历 史 与 人伦 、 理性 与 感 性 
的二律 背反 困窘 。  

昌盛的历史命运 , 也就伴随着如许沉重伦 理代价的  痛苦支付。这个神话所显现出 的悲剧精神 , 初步透  漏 出西方 人 对 自己社 会 历 史 发 展 的诗 性 阐释 和 说  明。因为 , 流传至今 的神话故事无疑都曾经历过历  史 文明初 期的启 蒙 者们 的删 定 和整 理 , 面 除 了所  里
包 藏的历史 信息 而 外 , 多 的还 是 对 人类 社 会 历 史  更 的理解 与 阐释 。如 同 弗 洛 伊 德 所 说 :人 们 耕 种 土  “ 地 , 了生存 同邻 国争 斗 , 图从 他们 那里夺 得领 土  为 试 和财 富 。这 是 英 雄 们 的 时代 , 是 历 史 家 的 时代 。 不   接着 出现 了另一 个 时代 , 考 的时代 : 们感 到 自己  思 人 是 富裕 和强大 的 , 现在 , 他们 感 到有必要 知道 他们来  自何 处 , 是怎样 发展 起 来 的 。历史 最 初 开 始 时是  又

历史 与人 伦 、 与感 性 的二律背 反 困窘 , 古  理性 在 希腊 《 马史诗 》 荷 中同样得 到 了诗 性 的说 明和审美 的 

反思。比如史诗中的《 伊里亚特》 描写的是一次大规 
模 的种族 战争 。 战争 由“ 苹果 ” 金 的故 事和 帕里斯 拐  走美 女海伦 所 引发 , 诗 的 叙事 中心 则 是 围绕 战争  史

所发生的希腊联军主帅阿加 门农与主将 阿喀琉斯 ,   为争 夺一 个女俘 所有 权而 产生 的 内讧 。所 以 ,伊里  《
亚特 》 写 的两 个 “ 描 二雄争 一美 ” 的故事 , 际上是 以  实 象征 的形式 揭示 了古 老原 始 战争 的深 层 次性 质 , 那  就是 为 了掳掠 更多 的人 口 ( 女 和 儿 童 )抢 夺更 多  妇 , 的财 富 。所 以 , 阿加 门农 带走 了属 于 阿喀 琉斯 的  当 女俘 布里塞伊 斯 后 , 喀 琉斯 痛 苦 和愤 怒 地 拒绝 继  阿 续参 战 , 至 目睹希腊 军 队遭遇失 败 、 甚 阿加 门农 道歉 

对现在做出不断记录, 接着 回顾过去 , 并且搜集传统  和传奇, 解释在风俗和习惯 中幸存 下来 的古代的痕 
迹, 这样就 创造 了过去 的历史 。这种 早 年 历 史 不 可  避免地 会是 当前 信仰 和愿 望 的 表达 , 不 是 过 去 的  而


幅真 实 图画 ; 因为许 多事 情 从 民族 记 忆 中被漏 掉 

求和也决不妥协让步; 而阿加 门农请求 同阿喀琉斯 
和解 时 , 则许 以加倍 回报 的承诺 。战争 在 此无 所 谓  正义 与非正义 之 分 , 它们 都是 人类 早 期 物 质生 产 和  “ 的生 产” 身残 酷 内容 的一 部 分 。所 以 , 当 战  种 本 正 争 相持 不下 的关 键 时刻 , 表 不 同利 益 的奥林 波 斯  代

了, 另一些 事被歪 曲了 , 其他 一些过 去 的情 况 为 了适 

应现 时的思 想被 错误 的解 释 了, 此外 , 人们 写历 史 的  动机不 是客观 的 求知 欲 望 , 是想 影 响 他 们 的 同 时  而 代人 , 鼓励 和激 励他们 , 想 或者 想在 他们 面前放 一面 

镜子。【 跳 《 ” ] ’神谱》 4 ( 所载神灵们世代残酷相争 的神 
话 故事 , 无疑是 以诗性 方 式 解 释 了人 类 历 史进 步 的 


“ 众神纷纷奔赴战场, 向不一样。赫拉前往船寨 , 倾   同前 去 的还 有 帕拉斯 ? 雅典娜 、 地神 波塞冬 和巧  绕


个奥 秘 , 即社 会 历史 进 步 必 然 冲决 旧式 血缘 亲属 

于心 计 、 分送 幸运 的赫 尔墨斯 , 自以为力 大 的赫 菲斯  托斯 也 和他们 一 同前 往 , 两 条 细腿 迅 速 挪动 一 拐  把


纽带 的羁 绊 , 由此造 成历史 与人 伦 、 理性与 感性 的二 

律背 反 。从 审美 文 化 心 理 的角 度 看 , 也 就是 悲 剧  这

瘸 。前 往特 洛 亚 营垒 的 是 头盔 闪亮 的 阿瑞 斯 , 还 
6  5

精神 的历史反思性的发生 。黑格尔说 :作为一个具  “

有披发福波斯 、 女射神阿尔特弥斯、 勒托 、 爱欢笑 的  

维普资讯 http://www.cqvip.com

阿佛 罗狄忒 和克 珊 托斯 。 】 正 如 黑格 尔 在 论 及  ”( 6  

泊 流离 回归家 园 、 珀涅 洛柏 同求婚 者巧妙 周旋 、 忒勒  马科斯 四处 寻觅 父 亲 , 自始 至 终得 到 雅典 娜 女 神  皆 直接 帮助 的故 事 , 皆是 以神 的名 义强 调人 类 历 史 进  程里 , 维护 私有财 产 的绝 对神圣 性 、 情性 。 无   这 种 二律 背 反 困窘 更 以冥冥 中支 配 、 约社会  制

理想史 诗情境 时所 说 :至于不 同 民族 之间 的敌对 行  “ 动却具 有实体 性 。每一个 民族都 形成一 个独 立 的整  体, 和其 他 民族 区别 开来 而 且 对立 。如果 这 些 民族 
互相敌 视 , 伦理 的联 系并不 因此遭 到破坏 , 对有价  绝

值 的东西并 不 因此 受 到损 害 , 须有 的整 体 也并 不  必 因此遭 到割裂 。与 此相 反 , 种 斗争 正 是 为着 保 卫  这 这种 整体及 其存 在 权 , 以这 种 异族 之 间的敌 对 行  所 动完 全符合 史诗 的实体 性 ( 想 )” 然 , 理 。当 黑格 尔 同  时补充说 :但 是也不是 互相敌 视 的民族 之间 的每一  “ 场普 通 战争都有 史诗性 质 。这 里还 要加上 第三个 因  素, 这就是 要有世 界历 史 的辩 护理 由 , 一个 民族才 可 

人生的命运形式在后来戏剧类型的悲剧作品中得到  了酣畅 淋漓 的表现 。古希腊 戏剧 演 出本来是 古希腊 
人 宗教仪 式 的一 部 分 , 希腊 悲 剧 大都 从 神话 和史  古 诗 的传奇 中演 化 、 生 出相 应 的故 事 。如 同黑格 尔  衍 在论 述古 典型 艺术理 想时所 说 :但 是像希 腊人所 崇  “

奉的那种陶醉于感性观照的宗教就必然要不断地进  行创 造 , 因为对 于这种 宗教来 说 , 术 的创 造 和发明  艺
本身就 是一 种宗 教 的 活动 和宗 教 的满 足 ; 而对 于希  腊人 民来 说 , 观看 这类 艺术作 品并不 只是 看看而 已,   而是 他 们 的 宗 教 和 生 活 的 一 个 组 成 部 分 。_(   ”  7嗍 J “ 于古典 型艺术 家 来 说 , 对 内容 是 现 成 的 , 已经 完成 

以对另一个民族进行战争 。 5 《 ” 】 伊里亚特》  ( 旧  所描 
写大 规模 的种 族 战争 就 具 有世 界 历 史 的辩 护 理 由 ,   因而 符合黑 格尔所 说 的理 想史 诗情境 。 战争 是 以诗 
性方式解 说 了人类 历 史 进 步 的奥 秘 , 即人 类 最 初 面 

对艰 险的 自然 环境 时 , 了获得 足 以生存 发 展 的 物  为 质条 件 , 他们 一方 面 向 自然 发动 了旨在 索取 的开 战 ,   从 而毁弃 了人 与 自然 的 一体 化关 系 ; 另一 方 面 又在  划分 调整 人对 自然 资 源 占有 关 系 的过 程 中, 步扩  逐 展 了人 与人 相 互 关 系 中 的矛 盾 。所 以, 《 里 亚  在 伊 特》 里有 两个 描写搏 斗 的 比喻说 :有如 两 个农 人 为  “ 地 界发 生争执 , 他们手 握丈杆 站在公 共地 段 , 距咫  相 尺地 争 吵着 争取 相 等 的一 份 。“ ” 有如 一 名 诚实 的女 
工 平衡 天平 , 把砝 码 和羊毛放 到两边 仔细称 量 , 好为 

了的, 以它对于想象来说, 所 在基本意蕴上是 已经确 
定 了的 , 它来 自信仰 , 民族 信仰 或是历 代相传 曾经发 
生过 的事迹 。对 于这 种 客观 的确 定 了 的材 料 , 艺术 

家可 以 自由处 理 , 无须 亲 自去 经历孕 育 的过程 , 他 也  无 须费力 探索 它对 艺术 的真正意 义 , 于他来 说 , 对 一  种 自在 自为 的内容 已经摆 在那里 , 供他 信手拾 取 , 任  他 凭 自己 的意 思去 自由地 再造 。“ ”从这 方面 看 , 古典  型艺术家 是在为 当时 现成 的宗 教世 界 服 务 的 , 运  他 用艺 术 的 自由游 戏 , 当时现 成 的材 料 和 宗教 观 念  把 更 生动鲜 明地 发挥 出来 。_( ”8m卜m    J 同时 , 希 腊 戏  古

亲爱 的孩 子们挣 得 微 薄 的 收人 。_( 《 马 史诗 》 ”6   J   荷  

中的《 奥德赛》 则描写 了俄底修斯在 回家的路途上,   凭借 自己的勇敢和智慧 , 经历 了象征 自然各色威力  的大 海所给 予他 的艰 苦 磨 难 , 以此 进 一 步说 明俄 底  修斯 因为具 有征 服 自然 的巨大 力 量 , 应该 占有 更 多 
的 自然 资 源 , 该 占据 人 与 人 关 系 中 的统 治 地 位 。 应  

剧繁荣的古典时期 , “ 城邦就处在有别于氏族关系和  血亲关 系 的另一 层 面上 : 落 和选 区纯 粹按 地 理 位  部
置划 分 , 它们集合 的是 同一地 域 的居民 , 不是 氏族  而 和胞族 这样 有血缘 关 系的 亲属 。_( 所 以 , ”9嘶    J 古希腊  悲剧在 保持 强烈 的宗 教 仪 式性 时 , 其 直 接继 承 了  尤 古希腊 神话 和史 诗“ 诗性 智慧 ” 原则 下 的哲 学认识 和  历史反 思 , 将神话 和史 诗 中孕 含 的历史哲 学寓 意 , 并   从朦 胧 的过去延 伸至 活 生 生 的现 在 , 以此让 人 们继  续体悟 其 中蕴 涵 的历史反 思意识 。 比如埃 斯库罗斯 

《 奥德赛》 还同时描写了俄底修斯的妻子和儿子作为  个 女人和 少儿 理 当是 成 年男 人 的财 产 。所 以 , 当 


俄底修斯 长年 未 归时 , 些年 轻 的贵族 才 可 以凭求  那 婚 的名 义 , 直气壮 地赖在 俄底 修斯 的家里 , 理 因为他  们不 能容 忍 “ 没有 主人 的财 产 ” 在 。反 过来 , 存 珀涅  洛柏也 只能 忍气吞声 地用 牛羊等 财产 的耗费来 同求  婚者巧妙 周旋并 祈 祷 丈夫 平 安 回归 , 底 修 斯 的儿  俄 子忒勒 马科斯 也只 能 四处奔 走寻 觅并希 望父亲 赶快  还 家 , 明她 ( ) 不 是 “ 有 主人 的财产 ” 以表 他 们 没 。无 

的悲剧《 俄瑞斯提亚》索福克勒斯的悲剧《 、 俄底浦斯  王》 就继 承 了古 希腊 神 话 和史 诗 “ 性 智 慧 ” 则下  诗 原
的哲 学认 识和历 史 反 思 , 继 续倾 诉 主人 公 在无 情  并

命 运制 约下 “ 母 复父仇 ” 杀 父娶母 ” 杀 和“ 的悲 剧性遭 

论是 回归家园的俄底 修斯 , 还是同求婚者周旋 的珀  涅 洛柏 , 以及 四处 寻觅 父亲 的忒勒 马科斯 , 最终 在雅  典娜女神的帮助下, 杀死 了那些纠缠在俄底修斯家  里、 图耗俄底修斯家产 的所谓求婚者。俄底修斯漂 
6   6

遇 。所谓命运其实就是历史与人伦、 理性与感性二  律 背反 困窘 的诗 性 归 纳 。“ 母 复父 仇 ” “ 杀 及 杀父 娶 
母” 更进 一步 以诗性 方式 , 强调人 类历史 进步所 必须 

完成的对人伦血缘宗亲为基础 的社会关系的冲决。   我们知道 , 在人类社会历史过程里 , 曾经的确存在过 

维普资讯 http://www.cqvip.com

人伦 血缘 宗亲 为基础 的母 系社会 制度 , 比如冰 岛“ 萨 

神们》 作为最明白的例子来说明 , 这些凶恶的少女们 
追 捕俄 瑞斯 特 , 因为他 杀害 了 自己的母 亲 , 而这 次杀 

迦” 中的《 佛尔松萨迦》 就表现了欧洲古老的人伦血  缘 宗亲 为基础 的社会 氏族 生活 。作 品描写 佛尔松 家 
族 的英雄 西古 尔德 杀 龙得 到宝 物 后 , 弃 了未 婚 妻  遗 布伦希 尔特 , 了纠 奇 族女 子 古 德 伦 。布 伦 希 尔特  娶

害是新神阿波罗命令他进行的, 为的是不让被 暗杀  的丈 夫和 国王 阿加 门农 的仇得 不 到报复 。所 以全部 
悲剧表 现 出这两 种神 力 之 间 的斗 争 , 两 派 神都 亲  这 自出场 , 站在 敌 对 的两方 面 。—— 但 是 她们 在 反 对  俄 瑞斯 特 时所要 维持 的公理 只是植 根于 血缘关 系 的  家 庭 中的公 理 。俄 瑞斯 特所撕 毁 的母子 之间最 亲密 

嫁给了古德伦的哥哥巩纳尔后 , 唆使丈夫杀死 了西  古 尔德 。布伦 希尔 特 的哥哥匈 奴王 阿提拉 觊觎 西古  尔德 遗 留给纠 奇族 的宝 物 , 强行 娶 了古 德伦 并 杀 死 
了古德 伦 的哥 哥巩 纳尔 。古德 伦为 了替哥 哥报仇 而  杀死 了丈夫 阿提拉 和他 的儿子 然后 自杀 。作 品描写  了象 征征 服 自然权 力 的 黄金 宝 物 , 以及 围绕黄 金 宝  物所 发 生的一 系 列 拼争 。同 时 , 品更 描 写 了古 德  作 伦的丈夫 被 自己的兄 弟 杀 死 , 只 表示 哀 痛 。匈 奴  她 王 杀死 自己的兄弟 , 她则 坚决 复仇 。 由此 , 品反映  作 了血缘关 系 比夫妻 关 系 重 要 的古 老母 系 社会 制 度 。   正如存 在主义 哲学 、 文学 家西蒙 娜 ? ? 德 波伏 娃所 说 :   “ 现在 唯一 的问题是 , 女人 婚后是 继续 服从 她父 亲或  兄 弟 的权威 —— 这 种 权威 也 会 扩 大 到她 的孩 子 , 还  是转而 服 从 她 丈夫 的 权 威 。列 维一 斯 特 劳 斯 还 指  出 :女 人 就 自身 而 言 , 不 过 是 她 的血 统 的 象 征  ‘ 只
… …

的联系正是复仇女神们所代表 的实体。阿波罗却反 
对这种 植根 于血缘 而且 从血缘 里感 觉到 的感性 自然  的道德 , 他要 维护一 种更 深刻 的公理 , 即受 损害 的丈 

夫和国王所应享受 的公理。这种差别乍看起来像是 
表面的, 因为 双方 所努 力 维 护 的都 是 家 庭这 同一 范 

围里的道德。但是埃斯库罗斯 的深刻 的想象却在这 
里 发见 出一种 矛盾 , 这个 矛 盾 并 不是 表 面 的而 是 始  终 涉及本 质 的 ( 从这 一点看 , 们对这 位诗人 的想 象  我 应 该更 加钦 佩 ) 。这 就是 说 , 子关 系是 以 自然 一体  亲

为基础的 , 而夫妻关系却来 自婚姻 , 婚姻关系就不只 
是起 于单 纯 的 自然 的爱 或 自然 的血 缘关 系 , 是 起  而
于 自觉 的愿 望 , 因而属 于 自觉 意志 的 自由道 德范 畴 。   所 以不管婚 姻 与爱 和 情感 有 多 么 密 切 的联 系 , 它究 

母 系血缘 关系 只不过 是女人 的父 亲或 兄弟 的权 

威, 它反过 来会 扩 大 到兄 弟 的村 落 。她 仅仅 是 权 威  ’
的媒介 , 而不是 拥有 权威 的人 。实 际情 况 是 , 两个 男 

竟 不 同于爱 的 自然 情 感 , 因为 它还 带 有 不依 存 于 自  

然情感的 自觉的职责, 纵使爱情已消逝, 这些职责还 
要受 到承认 。 比起 母 子 自然 联 系 来 , 婚姻 生 活 实体 
性 的概念 和认 识较 晚 起 也较 深 刻 , 形成 国家 的开  它

人 群体 之间 的关系 , 由血 缘制 度确定 的 , 是 而不是 由   两 性 关 系 来 确 定 的。l¨ ”1   0  D埃 斯 库 罗 斯 的悲 剧 《 俄 

瑞斯忒斯》 则是 以杀母复父仇 , 象征性地表现了父权  制 战胜母权 制 , 而 两 性 关 系代 替 血 缘 关 系 的重 大  从 社会的变革。所 以, 在悲剧《 俄瑞斯忒斯》 围绕  中, “ 杀母 复父仇 ” 发生 了代表 血缘 复仇女 神 的歌 队先  还
后 同阿波 罗神 、 俄瑞斯 忒斯 的意 味深长 的激 烈辩论 :  
歌队: 我们把 弑母 的 凶手赶 出他 们 的房居 。  
阿波 罗: 对杀 死丈 夫的女人 , 们 怎样 处  但 你
置?  

始 , 国家是 自由的有理 性的 意志 的实 现 。同理 , 而 国  王 对公 民的关 系也是 一种 政治 的联 系 , 即平 等权利 ,   法律 和带有 自觉 自由精 神 的各 种 旨趣 的联 系 , 就  这

说明了旧女神幽 门尼德姊妹为什么要惩罚俄瑞斯  特, 而阿波 罗这位 代 表 智 慧 和道 德 自觉性 的神 为什  么要 维护 丈夫 和 国王 的权 利 。 l 一 恩 格斯 则进  ”8聊 猫’ (


步从 社会 经济 利 益 的 角度 指 出 : 因此 , 着 财 富  “ 随

歌 队 :此 类 谋 害 不 放 亲 血 ,不 算 杀 
亲 。 嗍  [  

的增加 , 财富便一方面使丈夫在家庭中 占居 比妻子  更重 要 的地 位 ; 另一方 面 , 又产生 了利用 这个增 强 了  的地位来废 除传统的继承制度使之有利于子女 的原  动力 。但 是 , 当世系 还是按母 权 制来确 定 的时候 , 这  是不 可能 的 。因此 , 须废 除母权 制 , 必 而它也就 被废  除 了 。 l( 由此 , ”3嘟’ l 父权 制 战胜母 权 制 的社会 关 系变  革, 无疑是人类保障私有制度 , 从而使社会财富得以  
迅速增 加 的重 大 的社 会 关 系革 新 。所 以 , 格 尔还  黑 说 : 自然 和精神 的对 立是绝 对必要 的。 因为我 们在  “ 前 文 已经看 到 , 神 作 为真 正 的 整体 , 的概 念 ( 精 它 本 

歌 队 : 亡使 她 自由 , 死 而你还 活在世 上 。  

俄 瑞斯 忒斯 : 而 , 她 活 着 的 时候 , 为  然 在 你
何 不追 , 不将她流 放 ?  

歌 队 : 为 所 杀 之 人 和 她 并 非 一 路 血  因
脉。 嘲  ㈨ 

所 以黑格 尔说 :另一个 主要方 面 就是关 于家庭 情 况  “

的公 理 之所 以划 归 旧神 掌 管 , 由 于这 种 公理 所 根  是 据的是 自然关 系 , 而 和 明文 规定 的公 共 法 律是 相  因 对立 的。这个道 理 可 以用 埃 斯 库 罗斯 的《 复仇 的女 

质) 就它本身来看 , 只在 于把 自己分裂开来 , 本身既  是 客体 ( 象 )又 是 主 体 , 对 , 以便通 过 这种 对 立 , 自 从  
6  7

维普资讯 http://www.cqvip.com

然 里解脱 出来 , 后作 为胜利 者和胜 利者 的威力 ,   然 自



步步从蒙昧 、 野蛮向文明的巨大进步。但是 , 这些 

由地明朗舒畅地对待 自然。所以精神本身的本质 中   的这 种首要 因素 也就是精 神对 自己的观念 ( 识 ) 认 中 
的首要 因素 。从 历 史 的实 际情 况 看 , 这个 转 变 表 现  为 由 自然人 改造 为具有法 治 的情 况 , 即具有 所有制 、   法律 、 宪章 制 度 和 政 治 生 活 的社 会 人 的前 进 过 程 。   从神 的永恒 的观点 来 看 , 就表 现 为通 过 具 有个 性  这 的神们 来 战 胜 自然 力 量 的过 程 。【( ’ 是 , 场  ”8嘶 但   J 这 社会关 系 的革 新反 过来 则 宣 告 了“ 女性 的具有 世 界  历史意 义 的失 败 ”3附)并 同时 也使 人 类 历 史 与人  【( ,   J 伦、 理性 与感性 的二 律 背反 困窘 更 加沉 重 地压 在 人  们 的心灵 上 。索福克 勒斯 的悲剧 《 俄底浦 斯王》 的  中 俄底 浦斯 , 更是 以杀父 娶母 的双重 罪孽 , 冲决 了在 一  切蒙昧 民族和野 蛮 民族 的社会 制度 中起决 定作用 的  亲属关 系 ( 恩格斯 的原话 : 亲属 关 系在 一切 蒙昧 民族  和野 蛮 民族 的社 会 制度 中起 着 决 定 作 用 )【( 这  。  3 ’ J 种对 亲属关 系 的冲决 , 疑 疏 通 了受 阻 于人 伦 血 缘  无 亲属关 系 的历 史 车 轮 , 而 完 成 了人 类 社会 关 系 的  从
重大变 革 。还 如 同恩 格 斯 所 说 : 根 据 唯 物 主义 观  “

过渡 、 进步的实现却迫使人类支付了一笔笔昂贵 的   心灵 、 情感代价。所以, 恩格斯从历史唯物主义的科 
学角 度说 :文 明时代 以这种基 本制度 完成 了古 代氏  “ 族社会 完全 做不 到 的 事情 。但 是 , 是 用激 起 人们  它 的最卑 劣 的冲动 和情 欲 , 且 以损 害 人们 的其 他一  并 切 秉赋 为代 价而使 之变本 加厉 的办法 来完成 这些 事  情 的 。鄙俗 的贪欲 是文 明时代从 它存 在 的第 一 日起  直 至今 日的起 推 动作 用 的灵 魂 ; 富 , 富 , 三还  财 财 第
是 财 富 , —不 是社 会 的财 富 , 是这个 微不足 道 的  — 而

单个的个人的财富 , 这就是文明时代唯一的、 具有决  定 意义 的 目的 。【( ’ ”3M 由此 , 史 与人 伦 、 性 与感  』 历 理
性 的永恒 矛盾 就是西 方人悲 剧精 神历史 反思性 的文  化心 理 内涵 。所 以 , 里 士多 德 在 具体 探 讨 悲 剧 中  亚 人物 与境遇 的关 系 时 说 :第 一 , “ 不应 当写 好 人 由顺  境转 入逆境 , 因为这 只能使人 厌恶 , 不能 引起恐惧 或  怜悯之 情 ; 二 , 第 不应 当写 坏人 由逆 境转 入 顺 境 , 因  为这最 违 背 悲 剧 精 神—— 一 点 也 不 符 合 悲 剧 的要  求, 既不能 打动 慈善之 心 , 也不 能 引起 怜悯 与恐惧 之  情; 三, 第 不应 当写极 恶 的人 由顺 境 转入 逆 境 , 因为  这种布局 虽然 能 打动 慈 善之 心 , 是 不 能 引起 怜 悯  但 与恐惧 之情 , 因为怜 悯是 由遭受 不 应 当 遭受 的厄 运  的人 引起 的 , 恐惧是 由这人 与我 们相 似而 引起 的 ; 因  此 上述情 节既不 能 引 起怜 悯 之 情 , 不 能 引起 恐惧  又
之情 。此 外还有 一 种 介 于这 两 种 人之 间的 人 , 样  这

点 , 史 中的决定 性 因素 , 历 归根结 蒂是直 接生 活 的生  产和再 生产 。但 是 , 产本 身又 有 两种 。一 方 面 是  生

生活资料即食物 、 衣服、 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 
的生产 ; 另一 方 面是人 自身 的生 产 , 即种 的蕃 衍 。一  定历史 时代 和一定地 区 内的人们 生活 于其下 的社会  制度 , 受着两种 生产 的制 约 : 一方 面受劳 动 的发展 阶  段 的制 约 , 另一 方 面 受 家庭 的发展 阶段 的 制约 。劳  动越不 发展 , 劳动产 品 的数 量 、 而社会 的财 富越受  从 限制 , 社会 制度 就越 在 较 大程 度 上受 血 族 关 系 的支  配 。然 而 , 以血族关 系为基 础 的这种社 会结构 中 , 在   劳动 生产 率 日益 发 展 起 来 ; 此 同 时 , 有 制 和 交  与 私 换 、 产差别 、 用 他人 劳 动 力 的可 能性 , 而 阶级  财 使 从 对 立 的基 础等 等新 的社 会成分 , 日益发展 起来 ; 也 这  些 新 的社会 成 分在 的几 世代 中竭力使 旧的社 会 制度 
适应 新 的条 件 , 到 两者 的不 相容 性 最 后 导致 一 个  直

的人不 十分善 良, 不 十分 公正 , 也 而他之 所 以陷于厄  运, 不是 由于为非 作 歹 , 而是 由于犯 了错 误 , 这种 人  名声显 赫 , 境 顺 利 … …。nJ 亚 里 士 多 德 以主  处 ”  ’ ( 人公 的三个 不应 当实 际上 是 要 表 明 : 剧 的 主人 公  悲
不是 伦理 学意 义 上 的人 , 而是 历 史 实践 中 的人 。 l  7

世 纪法 国古典 主义悲 剧作 家高乃依 在 比较悲 喜剧题  材 的异 同时也说 :悲 剧 的庄 严要求 表现 出某种 巨大  “ 的国家利 益和某 种 比爱 情更 高 尚 、 更强烈 的情 欲 , 例  如争取 权力 或复 仇 ; 它要 求 表 现 出 比失 去 情妇 更 严  重 的不幸 , 以便 引起恐惧 之情 。“ 剧 的题 材需 要崇  ”悲 高的、 不平 凡和严 肃 的行 动 , …悲 剧要求 表 现剧 中  … 人所遭 遇 巨 大 的危 难 …… 。nJ 一 同 时 期 的英  ”    ’ ( 国诗人 、 剧作 家德 莱 登也 这 样 说 :构 成 悲 剧 的行 为  “

彻底 的变革 为 止 。以血 族 团体 为 基 础 的 旧社会 ,   由 于新形 成 的各 社会 阶级 的 冲 突而 被 炸毁 ; 之 而起  代 的是组 成为 国家 的新 社 会 , 国家 的基层 单 位 已经  而 不是 血族 团体 , 是地 区团体 了 。在这 种社会 中 , 而 家  庭制度 完全受 所有 制 的支 配 , 阶级 对 立 和 阶级 斗 争 
从此 自由开展起 来 , 种 阶 级对 立 和 阶级 斗 争 构 成  这 了直 到 今 日的全 部 成 文 史 的 内容 。 拍( 俄 瑞 斯 提  ”J   亚 和俄底 浦斯 王 以 “ 杀母 复 父 仇 ” “ 父 娶 母 ” 和 杀 所 

的下述性质很简单明 了, 不需我解释。它必须是伟 
大 的行 为 , 含伟 大 的人 物 , 包 以便 与 喜 剧相 区别 , 喜  剧 中的行 为 是琐 屑 的 , 物 是微 贱 的 。[] ’ 们  人 ”1( 我  哪 再结合古 希腊 的悲 剧 性 作 品不 难 看 出 , 里 士多 德  亚 所说 的悲 剧 主人 公 之 所 以应 当介 于好 人 和 恶 人 之  间 , 十分善 良、 不 十分 公正 , 不 也 不是 为非作 歹 , 而只 

完成 的社会 关 系变 革 , 志着 人 类 一 步步 从 最 初 的  标 自然关 系过 渡 到 了社会 关 系 , 而 标 志着 人类 历 史  从
68  

维普资讯 http://www.cqvip.com

是犯 了错 误 , 常 是 名 声 显 赫 、 境 顺 利 的王 公 贵  通 处 族 , 因为人 类早 期 社会 的历 史 变革 往 往 是 由上层  是 贵族所 发动和 驾 驭 , 史 变 革 常 常 只有 社会 历史 意  历

伸了古希腊罗马文化 中处于萌芽状态 的伦理学思  考, 但其思想 的逻辑前提却仍然同古希腊悲剧精神  的历史 反思 有先在 的惊 人 吻合 。 比如《 经》 载亚  圣 所
当与 夏娃偷 吃禁果 而 痛失乐 园 的故 事 , 隐杀弟 、 该 上  帝 发大 洪水 和挪 亚方 舟 的故 事 , 以及 耶稣 代人 受难  而 横死 于十字 架 上 的故 事 等 等 , 皆进 一 步诉 说 了人  类 历史 二律 背反法 则 的“ 放之 四海 而皆准 ” 。基督 教 

义上的进步与落后 , 没有伦理道德意义上的善与恶 、  
好与坏 , 历史 变革 引发 的只是 合理 与合情 的 冲突 、 矛  盾 。所 以 , 黑格 尔 在论 及 艺 术美 的理 想 时 说 :既 然  “ 是在某 一 确定 的 时 代 才有 比较 适 合 理 想 的世 界 情  况, 艺术 也就 特别 选择某 一种确 定 的社会地 位 , 才适  合于表 现这种 世界情 况 的形象— — 这就是 君 主的社  会 地位 。这 并 不 是 根 据 贵 族 主义 和 对 于 权 势 的爱  好, 而是 因为意 志 和行 动 的 完全 自由在 君 主 的形 象  里才能 得到实 现 。例如在 古代 悲剧里 我们 看到合 唱 
队只是烘 托心 境 、 想 和 情 感 的一 种 缺乏 个 性 的 一  思

文化甚至更通过信仰途径直接地充分肯定和强化 了   古 希腊关 于 历史进 步必须 挣脱 血缘 亲族伦 理羁 绊的 
思 想意识 。比如《 约 ? 新 马太 福 音 》 十 章里 的耶 稣  第 曾这 样对他 的十二 门徒 说 :你 们 不要 想 我 来 , 叫  “ 是 地 上太平 。我 来 , 不是 叫地 上太平 , 并 乃是 叫地上 动  刀 兵 。因为我来 , 叫人 与父亲 生疏 , 是 女儿 与母 亲生 

般 场面 , 这场 面 上剧 中情 节 在 发展 着 。然 后 从 这  在 场 面上露 出一些 有 个 性 的人 物 即操纵 剧 情 的角 色 ,   这种 人物 总是属 于王 族 的 民众 的统 治者 。[]   ”1( 我   嗍 们结 合亚 里士多 德 论述 悲 剧 中人 物 与境 遇 关 系 时 ,   所举 两个典 型 的悲 剧 主人 公 俄 底浦 斯 、 厄 斯 特 斯  提 的故 事 , 易发 现 围绕他 们 所 展 开 的 皆是 血 亲乱  更容 伦和 血 亲屠 戮 的悲 剧 。从 现 代 人 类 文 化 学 的角 度  看, 围绕俄底 浦斯 、 提厄 斯特斯 的一 系列 血亲屠 戮 和  血亲乱 伦 的悲 剧 , 非是 以象 征 方式 揭 示 了人 类 历  无 史 的奥秘 , 即人类 历 史 发展 进 步 的非 常重 要 一步 就  是调整变 革人 与人 的基 本 关 系 , 其 从 最初 的 自然  使
关系过 渡到文 明 的社 会 关 系 , 也就 是 从 最初 原 始 的 

疏, 媳妇 与婆婆生疏 。人 的仇敌 , 就是 自己家里的 
人 。爱父母 过 于爱我 的 , 配作 我 的门徒 , 儿女过  不 爱
于爱 我 的 , 不配 作 我 的 门徒 。不 背 着他 的十 字架 跟 

从我 的 , 不 配 作 我 的 门徒 。[] 第 十 二 章 里 讲  也 ”1(  m’ 述耶稣 正在 对众 人 说话 的时 候 , 人告 诉 耶 稣 说你  有 母 亲 和你弟 兄站 在外 边 要 同你说 话 , 耶稣 回答 那 人  说 :谁 是我 的母 亲 , 是 我 的弟 兄 ?_J 同时 , “ 谁 ”1(    耶  稣 伸手 指着 自己的 门徒 说 :看哪 , 的母 亲 , 的弟  “ 我 我 兄 。凡 遵行 我天父 旨意 的人就 是我 的弟兄 姐妹 和母  亲 了。第十 九章里 耶稣 对他 的 门徒 说 :凡 为我 的名  ” “ 撇 下房 屋 或 是弟 兄 、 姐妹 、 亲 、 亲 、 父 母 儿女 、 田地 的 

血缘宗 亲关系 过渡 到社会 生产 协作关 系 。这 种 调整  变革 往往 表现得 不 通 人 情 的蛮 野 和 横暴 , 结 果 往  其 往是 血缘 宗亲关 系 纽 带 被 强行 撕 裂 和破 坏 , 之 而  代 来 的是 以物质 生产为 轴心 的阶级 关系 。还 如恩格 斯  所说 :但是 现在 产 生 了 这样 一 个社 会 , 由于 自己  “ 它

必要得着百倍 , 并且承受永生 。然而有许多在前的  将 要在 后 , 后 的 将 要 在 前 。 [] 基 督 教 《 经 》 在 ”1(   ’ 圣  
的历史理 性思 想无 疑为西 方悲剧 精神 的历史 反思性  提 供 了更 丰厚 的文 化心理 资源 。  
西方 人在 面对征 服 自然 与人 伦和谐 这两 个 比肩 

而立 的矛 盾命题 时 , 们一 方面庄 严地 选择 了前者 , 他   尽管 面对 随之而 来 的是 人 伦 受 践踏 、 感 受 伤 害 的  情 悲剧性 后果 , 他们 仍然 坚定地 、 始终 如一地 以求 知 的  热情 、 实践 的决 心 , 勇敢 地迈 开 了历 史文 明 的坚 定步 

的全部经济生活条件而必然分裂为 自由民和奴隶 ,  
进行剥 削 的富人 和被 剥 削 的穷人 , 而这 个 社会 不仅  再也 不能调 和这 种 对立 , 而 要使 这些 对 立 日益尖  反 锐化 。【( 由此 , 谓 悲 剧 也 就 是 人 类 社 会 为 基  ”3嗍  』 所 础 的历史进 步与 血缘宗 亲为基 础 的人伦情 感 的矛盾  冲突 , 以及前 者 以历 史 名义 对 后 者 的 践踏 、 躏 , 蹂 后  者以审美 方式 对 前 者 的化 解 、 越 。亚 里 士多 德 所  超 说 的介 于好人 和恶人 之 间 , 十分善 良、 不 十分公 正 的  悲 剧 主人公 不 是为非 作歹 , 只是犯 了错误 , 而 他们 是  名 声显赫 、 处境顺 利 的王公 贵族 , 意在 充分表 明悲剧  的审美本 质其 实就是 社会历 史变 革所 引发 的 同样 具  有合 理性力 量 的互 相 冲突和 矛盾 。   希伯莱 文化进 入西 方文 化主 流后衍 变而成 的基  督教文 化 , 然 以 自己已经成 熟 的价值理 性思 想 , 虽 延 

履。他们另一方面又终归禁不 住对后 者怀着斩不 
断 、 还乱 的脉脉 温情 。 因此 , 理 西方 人在欣 幸 于历史 
的乐 观 主义 进 步 时 , 深 感 心 灵 的痛 楚 、 感 的负  又 情

疚; 所以, 他们从文学的审美角度出发将痛苦和负疚  升化为 悲剧精 神 的历史反 思性 。如 同黑格 尔 的理 论 
所 总结 :这里 基本 的悲剧 性就在 于这 种 冲突 中对立  “
的双 方各 有它那 一 方 面 的辩 护 理 由 , 同 时每 一方  而

拿来作为 自己所坚持的那种 目的和性格的真正内容  的却只能是把同样有辩护理由的双方否定掉或破坏  掉 。因此 , 双方都 在 维 护 伦理 理 想 之 中而 且 就通 过  实现 这种伦 理 理想 而陷 入 罪过 中。 [( ’ ”5嘶 黑格 尔 还  ]
6   9

维普资讯 http://www.cqvip.com

以古希腊悲剧《 安提戈涅》 为例具体解说了西方悲剧  精 神的历史 反思 性 。他认 为 ,安 提戈 涅 》 剧 中的  《 悲
主人 公安提 戈涅 为 了履 行 自己 的亲情 义 务 、 理 责  伦 任不 得不违逆 国王克 瑞 翁 的禁 令 , 持要 安 葬 自己  坚

种 冲突 , 恒 的正 义 利 用悲 剧 的人 物 及 其 目的来 显  永 示 出他们 的个别 特殊性 ( 面性 ) 坏 了伦 理 的实体  片 破 和统 一 的平 静状态 ; 随着 这种 个别特 殊性 的毁灭 , 永  恒正 义就把 伦理 的实体 和统一 恢复 过来 了。悲剧人  物所 定下 的 目标 , 单就 它本身来 看 , 尽管是有 理 可说 

的哥哥波 吕涅克斯 的尸体 。而 国王也 为 了维 护法 律  的尊 严 、 国家的正 义 而不 得 不夺 去 了安 提戈 涅 的 生  命, 国王也 因此 而失去 了 自己的儿子 。 当然 , 双方 的  选择 后面包藏 着 理性 与 感性 、 自由与 自然 的不 同 内  

的, 但是他们要达到这种 目标 , 却只能通过起损害作  用 的片面性 引起矛 盾 的悲剧方 式 。因为真 正实体性 
的 因素 的实现并不 能靠 一些 片面 的特殊 目的之 间的  斗争 ( 尽管这 种斗 争 在世 界 现 实 生活 和人 类 行 动 中 

涵。因此 ,安提戈涅》 中的安提戈涅面对死亡命  《 剧 运的降临, 她不无信心地说 : “ 很希望我这次前去 , 受  我父 亲 欢 迎 , 亲呀 , 你 欢 迎 , 哥 呀 , 受 你 欢  母 受 哥 也
迎 ; 们死后 , 曾 亲手 给 你们 净 洗装 扮 , 你 我 曾在 你们  坟前 奠下酒 水 ; 吕涅 克 斯 呀 , 因 为埋 葬你 的 尸  波 只 首 , 现在 受 到这 样 的惩罚 。可是 , 聪 明人看 来 , 我 在  
我这样 尊 敬 你 是 很 对 的。如 果 是 我 自己 的孩 子 死 

可以找到重要的理 由)而是要靠和解 , , 这种和解中,   不 同的具体 目的和人物 在没有 破坏 和对立 的情况 中 
和谐地 发挥 作用 。所 以在悲剧 结局 中遭 到否定 的只  是片 面的特殊 因素 , 为这 些 片 面性 的特 殊 因素 不  因
能配合 上述 和谐 , 它们 的活 动 的悲 剧 过 程 中不 能  在

抛开 自己和 自己的意 图 , 结果 只有两 种 , 是完全 遭  或
到毁灭 , 是在实 现 目的过程 中 ( 如它 可实现 ) 至  或 假 ,

了, 或者我 丈夫死 了 , 首腐 烂 了 , 也不 至 于 和 城  尸 我 邦对 抗 , 这件 事 。我 根 据什 么 原则 这 样 说 呢? 丈  做

少要被 迫退让 罢 休 。_( 黑格 尔 是从 他 的“ ”] 5哪  理念 ”   论和 “ 正反合 ” “ 、否定 的否定 ” 理论 , 引伸 出了他关 于  悲剧精 神审美 意蕴 的思 考 , 一方 面揭示 了人 类 社  他 会历史 中两种 对立 力量 所 包藏 的理 性 与感 性 、 志  意
与情感 的历 史意识 , 另一 方 面 更 表 明 了人类 文 学 艺  术 中两种对立 力 量所 蕴 涵 的必 然 与 自由、 历史 与 审 

夫死 了, 我可以再找一个 ; 孩子丢 了, 我可以靠别的  男人 再生 一个 ; 如 今 , 的父 母 已埋 葬 在 地下 , 但 我 再  也不 能有一 个弟弟 生 出来 。_] 国王则 以依 法 执  ”l(  唧 
政 的坚定说 :如 果有 人 把 他 的朋 友 放 在祖 国之 上 , “  

这种 人我 瞧不起 。我知 道唯有 城邦才 能保证 我们 的  安全 , 要等 我们 在这 只船上平稳 航行 的时候 , 才有 可  能结 交朋 友 。_] 由此 , 提 戈 涅 的选 择 更 是 依  ”l(  嘣  安 据 自然感性基 础 上 的血 缘 伦理 , 是 自由理 性 基 础  不 上 的婚姻 职责 。 国王 的选择更 是依据 自由理性基 础  上 的国家 意 志 , 是 自然 感 性 基 础 上 的个 人 情 感 。 不   再 由此 , 提戈涅 与 国王 的矛盾 冲突 就是 代 表 自然  安 感性 的人 伦情感 与代表 自由理 性 的历 史意 志 的矛 盾  冲突。所 以 , 黑格 尔 说 :这 部 悲剧 中 的一切 都 是 融  “ 贯一 致 的 ; 国家 的公 共法 律 与 亲切 的家 庭恩 爱 和 对 
兄弟 的职责处 在互相对 立斗争 的地位 。女 子方 面安 

美 的悲 剧精 神 。所 以 , 格 尔 终 归凭 借 其 巨 大 的历  黑 史感 , 在理论 上充 分 说 明 了西 方 悲剧 精 神 所蕴 藏 的  深邃辩 证逻 辑 。 由此 , 西方 文 学 的悲 剧 精 神一 方 面 
让人聆 听到历 史 进 步 的沉 重 足音 , 告诉 人 们 历 史  并

与人伦 二元项 中历 史优 先 的必 然 ; 一 方 面又 寄 寓  另 并抚慰 人们 在历 史 进程 中的 心灵 失 落 和情 感 磨难 ,  
并通 过文 学艺术 实践赋 予人 伦 以审 美 的 自由。从 这 

个意义 上说 , 西方 文 学 的悲 剧 精 神也 就 自觉地 担 当 

起了西方人实现心灵 自由象征 的庄严使命。所 以,   德 国哲学 家舍勒 在谈 到文学 的悲剧 性 时也认 为 :当  “


蒂贡以家庭 职责 作 为她 的情致 , 而男 子 方 面 国王 克  里安则以集体福利 为他的情致。 ( 因此 ,安提  ”  8 J   《 戈 涅》 中的歌 队长 , 剧 面对作 为 国王 的父 亲与儿子 海  蒙分 别对 待 安 提 戈 涅 的不 同态 度 而发 生 激 烈 争 论  时 , 只 能 无 可 奈 何 地 表 示 : 双 方 都 说 得 有  也 “ 理 。_] 黑格尔 还说 :与此 同时也 就产 生 了一 种  ”l(    “ 未经 调解 的矛 盾 冲 突 , 个 矛 盾尽 管 成 为 实 际存 在  这

种具 有纯 粹价 值 的 相应 对象 , 生一 种 力 量去 破  产 步 说 , 是具有 同等 高 贵价 值 的对象 互 相 摧残 与  凡

坏更 高贵 的纯粹 价 值 时 , 悲剧 性 才 显 而 易见 。再 进 


毁灭 时 , 剧性 就 表现 得 最 纯粹 最 鲜 明。悲 剧如 果  悲

描写 不仅矛 盾双 方 都有 同样 理 由 , 而且 在 冲 突 中 的  每一 个人 或每一 种 力量 都 有 更 高权 力 , 者 都有 努  或 力实 现更 高责任 的悲剧 性 情 况 , 么这 种 悲 剧 就最  那 具有 效果 。倘若 一 个 具有 更 高 纯 粹价 值 的对象 , 例 
如一 个善 良正 直 的人 被 一 个 微 不 足 道 的恶 人 所 征 

的东西, 却不能作为实体性 的和真正实在的东西而  保持 住 自己 , 只有在 作为矛盾 而 否定 自己 , 能获  它 才 得它 的存在 权 。悲剧 的 目的和人物性 格各 有辩护 的  理由和必然性 。悲剧 的第三个 因素 , 即悲剧 的冲突 
导致 这种分 裂 的解 决 , 也是如 此 。这 就是 说 , 通过 这 
7   0

服 , 么 这 种 悲 剧 性 就 毫 无 价 值 而 且 最 不 合  那 理 。 _] ‘ 性 是 一 种 纯 粹 价 值 同另 一 种 具 备  ”l( 悲剧 。m  纯 粹价值 的事 物所 发生 的 ‘ 冲突 ’ 。悲剧 家 的伟大艺 

维普资讯 http://www.cqvip.com

术就在于最充分地显示 冲突双方的价值 , 并使双方  本身 的 权 利 获 得 完 全 的发 展 。[] ’ 上 所 述 , ”1㈣ 综 8 我 
们 也就 不难理 解为什 么 西方文学 中的经典 悲剧 总乐  意选择严 肃 、 重大 的社会 生活作 为悲 剧题 材 , 总往 往  选 择王公 贵族 、 显赫 英雄作 为悲 剧 主人 公 。 因为 , 悲  剧精神所 反思 的人 类 社会 历史 发 展 , 是 在表 现 方  总

馆 ,9 1  18 .

[ ][ 6 希腊 ] 荷马 . 伊里亚特 [ . M]罗念生 , 王焕生译 . 北京 : 人民文学 出 
版 社 ,94  19 .

[][ ] 7 德 黑格尔 . : 美学 第三卷 ( 上册) M . [ ]朱光潜译 . 北京 : 印书  商务
馆 ,9 1  1 . 8 ’  

[] 德 ] 8 [ 黑格 尔 . 学 : 美 第二 卷 [ ] 朱 光潜译 . 京: M . 北 商务 印 书馆 ,  
1 1  8 9 .

式上体现为由严肃重大的政治事件所完成 , 总是在  表现形 态上显示 为 由社会 上层 人 物所 发动 和 驾 驭 。  
同时 , 也就 不 难理 解 为 什 么西 方 文 学 中 的经 典  我们 悲剧 , 往在叙 事性 方 面展 示 出宏 阔壮 观 的史 诗 特  往

[] 法] 9 [ 让一皮埃 尔 ? 韦尔南 . 希腊 思想 的起 源[ .秦海鹰 译. M] 北 
京 : 联 书 店 ,96  三 19 .

[ ] 法] 1 [ 西蒙娜 ? ? O 德 波伏娃 . 第二性 [ . M]陶铁柱译 . : 北京 中国书籍 
出版 社 ,97  19 .

[1 希腊 ] 1][ 埃斯库罗斯 . 瑞斯提亚 [ . 斯库罗斯 悲剧集 [ . 俄 A]埃 M]  

征。因为, 悲剧精神一方面借以显示历史进步 的沉 
郁与庄严 , 一方 面也 凸现 人 文艺 术 精 神 的悲 壮 与  另
崇高 。   参考 文献 :  
[ ]J  er   1 a G og ms e r T eG le os ,  td nMai adR li   . h odnB ̄h A S yi g  n eg n u c io
V11 bi e dtn M] odn : c ia o pn o.,ar gdeio[ .Lno MamlnC m ay,14   d i l 90.

陈 中梅译 . 阳: 沈 辽宁教育出版社 , 9 . 19 9  
[2 希腊 ] 1 ][ 亚里士 多德 . 诗学 [ . M]罗念生 译 . 北京 : 国戏剧 出版  中
社 ,96  18 .

[3 法] 1 ][ 高乃依 . 论戏剧的功用及其组成 部分 [ . A] 伍蠡甫 . 方文  西 论选 : 上卷[ ]上海 : c. 上海译文 出版社 ,99. 17   [4 英 ] 1][ 德莱登 . 悲剧批 评的基础 [ . 蠡甫 . A]伍 西方文论 选 : 卷  上 [ ] 上海 : c. 上海译文 出版社 ,99  17 .

[5 德 ] 1][ 黑格 尔 . 学: 美 第一卷 [ . M]朱光 潜译 . 北京 : 商务 印 书馆 ,  
1 1  8 9 .

[ ] 奥] 2 [ 弗洛依德 . 图腾与禁忌 [ ]杨庸 一译 . M. 北京 : 中国民间文艺 
出版 社 ,96  18 .

[6 1]中国基督 教协会 . 旧约全 书[ . 新 M]南京 : 爱德印刷 有限公 司 ,  
1 9. 8 9  

[] 德 ] 3 [ 恩格斯 . 家庭 、 私有 制和 国家的起 源[ ]马 克思恩格 斯选  A.
集 : 4卷[ . 第 M]北京 : 民出版社 ,9 5  人 19 . [ ][ ] 4 奥 弗洛依 德 ? 奥纳多 . ? 奇和他童年 的一个记忆 [ ] 弗  列 达 芬 A.

[7 希腊 ] 1][ 索福克勒斯 . 提戈 涅 [ . 安 A] 古希腊戏 剧选 [ . M] 罗念 生 
译 . 京 : 民文 学 出 版 社 ,98  北 人 19 .

洛伊 德论 美 文选 [ . 唤 民, 伟奇 译 . M] 张 陈 北京 : 知识 出版社 ,  
18   9 7.

[8 a ce r O h r ey A .I oe W?o i ne . r ey 1 ]M xShl . nteTa d [ ] nRbr Crg d Tad   e g t re g
[ ] N wY r:H re & Rw,1 1 C.e o k a r o p 8   9 .

[ ][ ] 5 德 黑格尔 . 美学 : 第三卷 ( 下册) M]朱光潜译 . [ , 北京 : 商务 印书 

On t   so c lTh n i g o   e Tr g c S i ti   e W e tr   tr t r    he Hit r a  i k n   ft   a i  p r  n t   se n Li a u e i h i h e

Ma Xio ha   ac o

( eatetfh h eel gaeadL e t e Y n i n esy Y n i hnog240 ) Dpr n   eC i s  nug   ir u , at  i rt, at ,Sadn 60 5  m ot n a n ta r aU v i a
Ab ta t h   i o c ltik n   f h   a i pr     eW e t n l eau e o gn td i  n in  re e T eT e g n   sr c :T eh s r a  n i go   e t gcs i t n t   s r  i r tr  r i ae   a ce t e c . h   h o o y ti h t r i i h e t i n G
n     me od U  h   l a d t eHo rtl   Stedi mma b t e   eh soy a d ehc ,ra o   d fei ga   eh so c   e eo me t n v . h e   ewe n t   itr     t is e s n a  e l   t   itr a d v lp n  e i  h n n n s h il i

t l bo etet so  l d i u n rlt n hp h et g d   l  hr d tedlmmaw t  eft w ih d m n t  a y rk    i  fbo  n h ma   ai s i.T  r e yf l sot     i b   h e o e o a uy e h e   i t   e hc  o iae hh a  
h  o i lf i    te   rd.11  b eg v   e hso c  hn i go   e t gc s i ti  h   se  i rtr   c   t es ca i  n teneh rwol l e h 1e Bil  a e t   itr a t k n  ft  r i p r  n te We tr lta u r h- h il i h a i n e e i e  u tr lrs u c s a d He e  e r t al  x o n e   edi e t a o i  iig i  h   itrc   i ig o  e ta i  rc l a  o re     g lto e i l e p u d d t   a cil lgc hd n  n te hso a t n n   ft  r gc u e n h c y h l c il hk h s rti   e We tr  i r tr  a e   n hso c   o s iu n s . pi  n t   se l eau b s d o   itr a c n co s e s  i h n t e il

K yw rs io   de i ; im a “ egn” “ o e” r ey Bbe ee e  od:h tya  tc dl m ; T o oy ; H m r;tgd ; il;H gl srn h s e h a  
责任 编辑 : 方晓 明  

7l  


相关文档

西方的性革命:历史的回顾和检讨
历史反思与伦理批判--中西悲剧精神的本质比较
论德日法西斯的残酷性及战后两国政府对其历史的反思
论西方理论心理学复兴的历史必然性
对知识的追求和辩护——西方认识论和知识论的历史反思
论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总体性思想
论西方古代哲学主流精神的三位代表性人物
历史悲剧的审判_论鲁迅_祝福_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否定和国民性批判
神圣罗马帝国在历史秩序中对西方精神之另一种确定性表达
西方主体性思想的历史演进与发展前景_兼评_主体死亡_观点
电脑版